想鬥跨一個上將,不是簡單的事。這次的參謀總長職位之鬥,巧妙結合媒體與國會爆料文化,布局之人,先找媒體報導婚宴現場將官雲集之景,再找立委公開一份如同作戰的結婚計畫書;既摸透馬英九總統的清廉紅線所在,又能把軍方高階將領辦婚宴的陋習,全攤在國人眼前,在媒體與國會交叉火網下,收到「殲敵於灘頭」之效。

 軍種司令被鬥跨的,不是沒有前例,但在搶灘登陸前一夕間拔掉,雷玉其是第一人。這場惡鬥,手法創新,堪稱國軍近年一齣最精典的權力內鬥之作。

 找立委爆上將的料,始作俑者,是廿年前李登輝初掌軍權之際,當時軍中分為郝系與非郝系,非郝系找上在野立委葉菊蘭,質詢郝系大將、陸軍司令黃幸強,爆出所謂的「五貪三腐」案,隔山打牛,就是衝著郝柏村。

 自「五貪三腐案」濫觴,軍中派系相鬥,特別是上將階層,都是透過立委施力,而且著墨在操守,極少涉及類似雷玉其娶媳排場這種私事;唯一的例外是前海軍總司令葉昌桐,時任立委的陳水扁質詢時爆料,葉昌桐藉反潛直升機購案交接,赴美主持女兒婚禮,質疑葉假公濟私。

 由於當時政局背景,找立委質詢的效果相當有限,被質詢的上將,時間一到,仍個個高升。於是開始轉為黑函文化鬥爭,即不再公開訴諸民意,而是地下化,用寄的,或輾轉交給總統府、國防部長、國安局長等辦公處。直到今天,軍中這種黑函文化依然盛行。

 之後,媒體掀起一股爆料風,軍中鬥爭也跟著趕上潮流,尤其在上將異動前夕。由於參謀總長是軍中唯一的四星上將,更是爭得腥風血雨,如前次海軍爭總長之位,王立申被打成是扁系,林鎮夷被傳成晚上不准軍艦出海,以免出事影響升遷。

 馬英九執政之後,高階將領操守已不容易挑到毛病,於是鬥爭轉向,改由廉潔風氣下手,從上將的公務車使用到官邸衛兵人力配置,以迄這次婚宴,都是例子。舉凡以往軍中延習的陋風,都成為爆料的題材,而且都能打到痛處。

 然而,不管是找媒體或立委爆料,軍中鬥爭還沒有同時能結合媒體與國會的成功案例。雷玉其算是首例。暗中布局的藏鏡人,在精心策劃與天時地利及民氣皆可用之下,一舉扳到角逐總長的熱門人選,開創軍中鬥爭新模式,絕非等閒之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