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計最近宣布,自今年1月1日起,開放大陸企業出口收入全數存放境外。這是一項重大的外匯鬆綁舉措,足以使大陸企業自主地在境內外運用資金。更值得注意的是,該項舉措搭配「資本帳開放」趨勢,將衍生出數量龐大的「中國熱錢」,這一大筆錢會在全球市場漫遊,隨時找尋長短期的投資標的。在此一新形勢下,台灣因與大陸經貿關係越來越密切,很可能成為「中國熱錢匯聚的水池」。對此,我政府當局宜儘早加以妥善因應。

 大陸當局所訂的出口收匯規定,最早是硬性要求匯回境內,後來改成「自行選擇匯回或存放境外」,如今則進一步開放全數存放境外。這幾階段的變化,反映出大陸掌握的外匯數量,從緊缺到平衡再到過剩。甚至於當今的情況是「外匯嚴重過剩」,以致大陸當局採行了上述的最新舉措,它等於在鼓勵廠商「儘量不要再匯回外匯收入」。從此以後,廠商的出口收入,除部分為支應國內開銷而仍需匯回之外,其餘均可「藏」於境外。未來隨著大陸逐步開放資本帳,這筆錢將漸次轉為全球市場的投資資金。且若大陸外貿維持適量順差,上述的對全球投資動能也會年年走強。

 至於未來大陸廠商存放出口收入的地方,首要的應是香港,因香港早就是大陸企業界的理財中心,目前已開辦了各色各樣的「中國特色」金融業務。也有不少大陸台商在香港做出口押匯。將來大陸廠商之將其出口收入大量存入香港,是順理成章之事。其他的熱門存放地點,則當為擁有先進金融與投資市場的美國、歐盟、日本等。

 但有一個地方,將在這方面「異軍突起」,成為新興的大陸投資資金之匯集地,就是我們所在的台灣。台灣挾著和大陸同文同種的優勢,本來就非常容易吸引大陸「金主」的投入興趣,如今又加上兩岸建立了經貿合作關係,兩地間的人流與物流、金流都正在趨於便捷化和通暢化,因此在大陸此次外匯開放後,台灣完全有條件成為大陸出口廠商在外理財的重要場所,足以和香港別苗頭。換言之,台灣將成為「中國熱錢」匯聚的一個「水池」,這也將引起台灣金融與投資市場的生態變化。

 由於台灣也非外匯短缺之地,所以我政府當局對這筆新熱錢的到來,當然不必去熱烈擁抱。更何況,現在中央銀行正在為「如何趕走國際熱錢」而傷腦筋。但無論如何,我方基於兩岸特殊的經貿關係,對即將主動進來的「中國熱錢」,應在事先做好「妥善引導」的打算,使其進來後,能對我經濟體系發揮正面的助益,同時減少它的負面影響。

 於今之計,可以先擴大吸引陸資的範圍,以將大陸廠商留在境外的出口收入新列為引資對象,並就此推出大批中小型招商項目,給對方較大的投資選擇彈性空間。或者,我方可開辦專項投資基金,發行持分型投資受益憑證,以供大陸出口廠商購買。類似這樣的措施,都可「深化」和「細化」陸商投資,改變目前陸資入台躊躇不前的局面。更重要的是,其可以有效地把進來的「中國熱錢」,穩定在正規的投資架構上,不使它在台灣胡亂炒匯及炒房。

 除此之外,我方還可趁此機會,加速建立「亞太籌資中心」。該中心的建立,需要有堅實的資金供需作基礎。關於這方面,目前我方已積極招攬境外企業來台股票上市,把外部的資金需求呈現在台灣市場。將來如有大量「中國熱錢」進來,即可增加「外部的資金供給」,使該籌資中心呈現資金供需並舉,業務必可做大做強。除此之外,台灣各銀行的「境外金融中心(OBU)」,也應藉此時機,擴大與強化業務,來為廣大的大陸出口廠商,提供「境外理財」服務。這些作為,都能提高台灣在全球金融市場的能見度和影響力。

 總的來看,大陸外匯過剩情勢所產生的「外溢效應」,將會大力「沖刷」台灣金融與投資市場。相關主管部會必須加以因勢利導,使其「為我所用」。如無作為,可能反被它沖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