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管會審博智、中策審了1年多,這次是否又要審這麼久?」媒體這樣的提問,讓一向風度翩翩的保險局長黃天牧難得激動,強調保險局收件後4個月內回覆意見,絕未拖延,且保險局絕對是以「專業效率、獨立公正」審查南山案。

 南山案拖了2年多,黃天牧的壓力也積壓2年多,利差損、保險公司退場,已讓保險局頭大,外商壽險公司紛紛退出台灣,更打擊吸引外資的政策。要面對重重利益牽扯的南山案,黃天牧猶如「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般,前有重重阻礙,看不到希望的曙光。

 如果南山的賣家AIG聽得懂中文,了解台灣的監理藝術;或競標者中少了爭議性大、鬥爭性強的買家,金管會面臨的問題也許簡單一些。

 對已經駁回南山案一次的金管會,如果AIG又選錯買家,要考慮的不僅是如何審查、用何理由駁回,而是南山人壽是否承受得住再一次標售或等待,AIG又會有什麼激烈反應。

 金管會主委陳裕璋要求金管會成員決不能表態、不能預審,完全的不沾鍋,就連外界的謠言、抹黑,金管會都不能回應,讓下頭官員有苦難言;眼看AIG可能會錯意,萬一選錯買家,漫天的政治壓力及批評可能蜂擁而至,更讓官員壓力大到不行。

 黃天牧昨日在金管會年終記者會難得的激動回應,也許只是為有苦難言的處境、外界對保險局的批評、誤解及刻意抹黑,找一個宣洩的出口及澄清的機會,但也多少讓外界感受到,南山案對金管會來說,真的是十分棘手的問題。(彭禎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