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人在北京大學未名湖畔遊覽。 (新華社)
▲北京大學學生。(新華社)
▲北大常務副校長吳志攀。(記者陳思豪攝)

 北大常務副校長吳志攀認為,「一流大學」的關鍵在於「一流學生」;而「一流學生」就是能夠獨立思考,站在哲學的高度來認識世界、把握人生。

 身為大陸大學龍頭,北京大學常常被問到「如何培養一流大學」?北大常務副校長吳志攀認為,判斷一所「一流大學」,最重要的標準就是它是否培養了「一流學生」;面對當今學術界一片功利急躁風氣,吳志攀認為大學要能耐得住「學術寂寞」和「學術獨立」,才能自我超越、成就一流。

 一流大學 耐寂寞能獨立

 日前來台參訪的吳志攀是第一次來台。針對全球化與兩岸合作,吳志攀認為兩岸大學生人數加起來遠遠超過美國,可以一起努力超越歐洲;他並樂觀期待兩岸高等教育未來必有「芝蘭自起山川秀,松柏長留天地春」美好遠景。

 法學知識背景出身的他談到「一流大學」,充滿了歷史的縱深:「回顧歷史,中世紀是大學起源階段,通常只有醫學、法學、哲學和神學4個學科;醫學解決人自身的問題,法學解決人與人的關係,而大學真正的靈魂在於哲學和神學。」

 他認為,一流大學就是要培養有哲學頭腦的精英,「用吳宓教授的話說,就是『博雅君子』;」除了紮實做學問,知識面要廣,眼界要開闊,要有對純粹學術的濃厚興趣,而且能夠站在哲學的高度來認識世界、把握人生。

 吳志攀說,歐洲辦大學辦得最好的要數德國。德國人認為,大學就是要研究高深學問,要引領全社會的精神生活。「德國大學的特點是『寂寞』,高深的學術一定是寂寞的,學者不能天天上電視!」另一個特點就是學術獨立,大學的評判標準要與社會保持距離,才能站得更高更遠。

 培養通才 鼓勵廣讀經典

 其次,吳志攀認為,一流大學要培養通才,「但通才不是什麼都學一點,學了一肚子『概論』!」吳志攀說,「通」是指有好的思維方法,頭腦受過訓練,有不斷學習、不斷創新的能力;培養通才的辦法就是廣讀經典、讀古今中外的「大書」,且文理醫工各科的學生都要讀。

 「大學要請最好的教授來指導,帶著大家一起精讀;如果在大學階段,學生能真正讀通了幾十本、一百本經典,有這個基礎了,那他就是通才。」

 吳志攀在個人著作《聞道與問道》中,有一篇散文寫百歲導師芮沐先生,歸納其教書育人之道:「讀書要博,每周要彙報」、「不要與人商榷」、「要多看原著,少看解釋文章」,「研究問題,要結合實際」、「要鍛煉身體」等,可謂是北大優秀導師的共同經驗傳承,他自己也努力身體力行。

 再者,吳志攀認為,一流大學要重視哲學和學科方法論的教育,尤其多讀一些馬克思主義的經典原著,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打好知識底子。「網路時代,大學生接受的資訊是海量的,思想容易走向偏激或虛無;而愈是這種信息爆炸時代,愈要有一套正確的方法論教育。」

 吳志攀指出,許多大學在研究生階段才會開方法論的課,有點晚了,更不要提有時候因為老師本身經驗不夠,「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他主張一流大學從本科(大學)生階段就應該有方法論的訓練,請不同學派、不同風格的大學者來講,甚至手把手(一對一)教學生做科學研究。

 此外,一流大學要引導學生加強人格修養。吳志攀指出時代再怎麼變遷,大學的德性教育都應該是保守的:「對於一流人才來說,溫良恭儉讓和仁義理智信,一個字都不能少!」如何能讓中國的優秀傳統深入人心,還需要大學再思考。

 大學德育 守住優秀傳統

 最後,吳志攀指出,一流大學要培養有創造力和想像力的人才。他表示,大學招來的大學生17、18歲,正是一生中最好的時光,他們對新事物的好奇心、挑戰極限的膽量,和衝破束縛的渴望,都是最旺盛的,「如果大學不能將他們的這些衝動和天賦轉化成伴隨終身的學習能力、創新能力,那麼這個大學教育能算成功嗎?」吳志攀反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