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有西方民主自由思想的吳國楨,捲入夫人、自己和經國微妙而難以明言的權鬥中,幾乎為此送上性命。(取自網路)
▲毛邦初是宋美齡的夫人人馬,他是蔣介石元配毛福梅的侄子。毛邦初指控中華民國政府軍購貪汙弊案,讓政府十分難堪。(本報系資料照片)

 不久後,農曆年大年初一,蔣介石和宋美齡突然連袂出現在吳家門口,說要來向他父母拜年。這可是少有的殊榮。

 一番客套之後,蔣介石告訴吳國楨,他所提的軍事法庭改革意見,即未經吳國楨直接管轄的省警務處發予逮捕令,不得逮捕平民一事,會得到採納。隔天,蔣介石退回吳的辭呈。

 1952年夏天,吳國楨大女兒要嫁到美國。宋美齡得知此事後,極力建議黃卓群赴美參加婚禮,並把兩個兒子一起帶去,讓他們在美國就學,但吳國楨夫婦擔心花費問題。

 隔天,宋美齡來找吳太太,告訴她蔣介石願給他們1萬美元的禮金。吳國楨說「這種好意」不能收,因為那錢會來自國庫,一旦被發現會招來非議。

 吳太太把他的意見轉告宋美齡,宋美齡堅稱錢是她自己拿出來,但未再逼他們接受。吳國楨決定讓長子跟他妻子一起赴美,但讓二兒子留在台灣唸完高中。

 婚禮後,蔣介石的前私人祕書暨蔣夫人的人馬俞國華,來黃卓群下榻的紐約飯店找她。俞想交給吳太太1萬美元,但吳太太不肯收,最後俞丟下錢走人。

 為皮膚病所苦

 來台之後,宋美齡就斷斷續續受苦於神經性皮膚炎,但1951年晚期皮膚病惡化。醫生開了當時新問世的「靈藥」促腎上腺皮質激素。兩天後皮膚病一掃而空,但她夜裡只能睡上兩、三小時。一個星期後,疹子又起,她又服了一劑。她寫信告訴友人埃瑪‧米爾斯,「由於這裡的艱苦生活,還有因此而起的緊張、焦慮,若沒有這藥給予額外的提振,我的身體應付不來。」

 她的焦慮有可能至少一部分肇因於她內心的掙扎,掙扎於該如何讓她所宣揚的民主、基督教價值觀,和她過去在大陸、現在在台灣所協助維繫的高壓政權並行不悖。

 她常以口頭和文字高調暢談民主原則,但她效忠的首要對象,其實不是那些崇高的理想,而是她的丈夫,因此,他的原則變成她的原則。她似乎無法面對她所宣揚的價值觀和她所扮演這一格格不入之角色間的錯亂,且為這錯亂付出精神受損的代價。

 為維持門面,她承受了無休無止的壓力,而這可能是她皮膚炎、神經衰弱、長期失眠,還有如她私下向米爾斯透露的倚賴藥物的原因。

 一樁令她難堪的轟動醜聞,使她的神經問題更為惡化。

 軍購弊案引爆

 話說中華民國駐華府空軍辦事處副主任暨宋美齡人馬毛邦初將軍,指控台灣政府在採購業務上貪汙,蔣介石隨即在1951年8月命令毛邦初返國。毛拒不從命,且挾帶700萬美元的國民政府公款逃至墨西哥。這個案子令台北極為難堪,特別是因為毛邦初對中國遊說團不堪曝光的活動細節知之甚詳。

 促腎上腺皮質激素使她「浮腫得可怕」,但接下來的一年裡,她還是繼續服用。此藥的副作用很可怕,到了1952年6月,她的情況嚴重到她想要醫生從紐約飛來台北治她。8月,她不得不赴美就醫。她想包機,但吳國楨提醒她,在台灣如此亟需美援的時刻,這麼做不妥。

 他建議搭泛美航空的民用航班前往,她採納。8月9日,宋美齡要求不准拍照,搭機前往檀香山。她希望在那裡就治好,然後返台,最後不得不繼續飛到舊金山,8月17日住進舊金山的富蘭克林醫院。病情最嚴重時,她臉、身體都發腫,皮膚變黑。

 醫生嚴格管制飲食,不准她吃蛋、乳製品、其他幾種食物,還要她避免直接日曬。一個月後,美國駐台北大使藍欽和妻子寶琳前來醫院探望,發覺她氣色稍好,急著想返台,但仍很「緊張」,幾乎什麼來客都拒見。她繼續服用促腎上腺皮質激素,而醫生告訴她,要醫好,就得延長在美居留時間。

 政治地位下滑

 在富蘭克林醫院住了兩個月後,她於10月中旬飛到紐約,與姊姊宋靄齡同住。不久前,宋靄齡在長島的拉丁頓買了名叫「山頂」的莊園。宋美齡開始整治牙齒,接受皮膚科醫生施予X光治療。

 1952年10月,國民黨在台北舉行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宋美齡因病在美,未能參加。國府中受過西式教育而正與「獨裁者」(即蔣經國)鬥爭的「開明」官員(吳國楨、葉公超、孫立人)把她的缺席視為壞消息。宋美齡在黨內選舉時被趕出黨的中央委員會,表明她的政治地位已大不如前。

 在1945年上一次全國黨代表大會時還不成氣候的蔣經國,拿下第二高票,反映了他大漲的政治實力。吳國楨的排名從49跳升到第7。

 1952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共和黨候選人艾森豪打敗民主黨的阿德萊‧史蒂文森。宋美齡致函祝賀這位戰功彪炳的二次大戰將領,「你大概也料得到,我們非常高興。」知道艾森豪打算於就任前訪問南韓,她就順道訪問台灣一事探他的口風。

 她大膽提議,「我們的設施很簡陋,生活很清苦,但我們會竭盡所能讓你賓至如歸,……如果這一邀請不致讓你覺得為難,我們會立即發出邀請。」艾森豪委婉拒絕。她想返國,但快到聖誕節時,她的皮膚病再發。

 新任美國總統對國民政府的態度,比杜魯門友善得多。1953年2月,艾森豪上任後不久,撤銷杜魯門阻止國民政府對大陸用兵的命令,「放出」蔣介石。然後,他親筆函邀宋美齡於3月上旬「順道到」白宮喝茶。

 他寫道,「我知道我們所共同且迫切想做的事,都可透過正常管道來完成,但艾森豪太太和我仍很高興見妳」。已接替艾契遜出任國務卿的約翰‧杜勒斯和其妻子不在華府,因此由國務次卿沃特‧史密斯夫婦參加這場聚會,中華民國大使顧維鈞夫婦也出席。

 宋美齡還會晤了馬歇爾,馬歇爾告訴她,他和每個求見他的中國人見面,希望他們之中有人提出務實可行的計畫協助「自由中國」台灣。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