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青年勞動九五聯盟在非典工運上的表現,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予以肯定。孫友聯指出,台灣對非典型勞工權益的處理,曾有過三派爭執,一派主張應該完全禁止企業剝削非典型勞工;第二派主張要立專法保護各型態的非典勞力;第三派則來自日韓工運者之建議,認為設專法無法解決不景氣,台灣只需要在勞基法中另予規定即可。

 爭論不休過程,台灣「窮忙」的非典勞力卻愈來愈多。孫友聯說,九五聯盟讓非典型勞工遇到問題時,有人可以幫忙處理,這是非常好的,但問題是,「九五走的虛擬、網路社運路線,難以成立為組織。」

 孫友聯表示,傳統工運以工廠、公司為單位,處理勞資糾紛時,因對象可能有五百或一千人,集中起來可以成立實體工會,可是九五遇到的多為個案,難以累積。他強調,台灣的工會組織力已經很低,目前六十萬家公司,也僅有九四七個工會,而勞資關係中,「單一勞工無法對抗雇主,單一工會也無法對抗雇主。因此,非典工運的薄弱組織性格,勢必在長遠發展時會面對難題。」

 孫友聯承認,「非典型勞力造成的窮忙族絕對是工運不能不面對的問題,何況目前窮忙族的範圍已經不止非典型勞力。」因非典勞力成本低,造成企業降低對正職勞工的晉用與薪資,使得「窮忙族」已廣泛地包括典型與非典勞力。依照主計處最新統計,國內每月薪資在三萬元以下的窮忙族,已經高達三百六十萬人。

 孫友聯表示,要解決包含非典勞力在內的廣大窮忙族權益,二○一一年五月一日即將實行的「新勞動三法」或許是個契機。目前工會法把工會限制在只能於公司、工廠內成立,未來則可以用「產業別」組成工會。他解釋,差別在於勞工即使無法加入公司工會,卻可以加入產業工會,包括非典型勞工在內,一旦該公司有一半員工入會,該產業工會就可以代表該公司員工與資方談判。

 孫友聯強調,「強而有力的集體協商能力」是勞工最強大的保護傘。他以德國金屬工會為例,德國凡是與金屬有關的工人都加入,最旺盛的時候一年會員五百多萬人,因此他們常能代表工人與政府和企業成功地談判。新勞動三法上路後,將是發展台灣非典工運的另一波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