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不景氣、產業轉型、貧富差距擴大,以及企業講究「勞動彈性化」的人力資源策略,造成全世界的「非典(型)勞工」愈來愈多。非典勞工中,有初入社會的新鮮人;有為貼補家計而工作的就業婦女;甚至有應該處於事業顛峰的中年上班族,他們多為打工族、清潔工、校園工讀生、實習生、派遣勞工。

 非典型勞工的勞動權益不足,甚至被排斥在國家的保護法規之外,加上傳統工運重心置放在全時工作者身上,使得關懷這群長期以來不被國家、社會、選舉議題注意的「新興弱勢邊緣勞動者」之「非典型工運」因應而生。

 另由於非典勞工的低成本,使得企業回頭降低正職員工晉用成本,正職者為了保工作,工時變長薪水減低,然後,就是不論典型或非典型勞工,每周工作三十五小時或以上,所得的薪資卻不及最低薪資或貧窮線的「窮忙族」愈來愈多。因為這樣,非典工運與傳統工運,開始由過去的對立,轉為如今有和解共生、企圖合力照顧所有窮忙族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