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起《紅樓夢》的林黛玉,你想到的是楚楚可憐的女子形象?還是動輒傷感淚流的傻氣?台灣新生代導演王世偉想到的是人們在愛情裡展現的被動姿態與多愁善感。二○一一年初,王世偉推出新作《林黛玉》,藉著一首首情歌與片段獨白交織,表達對青春愛情的緬懷與批判。

 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的王世偉,畢業後遠赴法國第三大學攻讀戲劇博士,過去在台灣導演的作品有《Neverland》、《灰色的青空》等。

 在《林黛玉》中,王世偉將安排八位男女演員在舞台上,他們都是林黛玉的化身,在中文情歌《我不難過》、《明年你還愛我嗎》,以及德布西的《月光》、義大利經典情歌《臉上的淚珠》等歌曲映襯下,呈現林黛玉與現代人愛情中共有的「被動姿態」。

 「那些淚水與多愁善感,予取予求的驕縱,難道不是對另一半情緒勒索的伎倆與手段?」在王世偉的詮釋下,戀愛有時就像一場鬧劇,有時也代表了操控與毀滅,甚至是憂鬱。

 談及《林黛玉》的創作靈感,王世偉先是道出林黛玉葬花的感慨:「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這不正是對於逝去青春愛情的感懷嗎?」

 「但是現代戲劇不能只單純解釋林黛玉這個角色,必須與現代人的戀愛態度連結。」他坦承自己年少輕狂時,曾有那種「分手以後,搭車經過對方住家樓下,想要去放火」的憤怒,也有在戀愛中擺盪甚至激烈分手後崩潰想死的經驗。

 他以廿首情歌為串連主軸,而非故事情節,「每個人心中至少有一首關於戀情的主題曲,總有那麼一首歌剛好道出我們的心事。」但除此外,他認為這正好可以突破語言的限制,「『語言』可以是身體、燈光、舞台或音樂。」

 《林黛玉》廿一至廿三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