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壹岐島行醫的台灣醫師賴嘉珀和愛犬,攝於壹岐機場前。(黃菁菁攝)

 隸屬日本九州長崎縣壹岐市,位在九州和對馬島中間的壹岐島,是日本第廿大離島,南北長十七公里,東西長十四公里,島上人口僅約三萬人。這裡卻有一位來自台灣的醫生賴嘉珀,他對偏遠離島的生活不僅不覺得不便,還十分怡然自得,僅管每個月必須回台灣大學授課,卻不放棄在壹岐島行醫。

 五十五歲的賴嘉珀是日本國立九州大學博士,目前除了在壹岐島的「光武內科循環器科醫院」擔任醫師外,還在台大臨床動物醫學研究所兼任心臟內科講師。

 談到日本求學、行醫的過程時,賴嘉珀說:「我原本是台大獸醫系畢業,當時因媽媽得了絕症,自己竟沒辦法看懂CT斷層掃瞄影片,因而下定決心轉攻醫科,後來才到九州大學攻讀心臟內科。」

 賴嘉珀是島上唯一的台灣人,他表示,在島上常會突然被叫回醫院支援,島上的醫生只有十幾位,因此不只心臟,什麼科都要會。島上的醫療資源有限,只能做到中級醫療,進一步的醫療還得靠福岡、長崎的大醫院,急病患者還要出動直升機支援。

 不過,島上的看護醫療網做得很好,他認為值得推薦給台灣學習。壹岐島約三六%的島民都是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島上交通不方便,每戶又隔得很遠,必須善用有限的醫療資源,提供最有效率服務。例如利用看護保險提供到府出診、看護或單日看護服務,或十天至兩周的看護設施「short stay」(短期居留),這樣也可讓照護者暫時休息。

 聊到與壹岐島結緣的經過時,賴嘉珀說:「十八、九年前就到壹岐島玩過幾次,壹岐島有豐富的農漁物產,還有知名的壹岐牛肉,後來受邀到島上行醫,感覺很有緣,這個島很適合我居住。」

 「現在我的生活很規律,早上四、五點就起床去釣魚、散步,晚上八、九點就睡覺。」他笑著說:「我太太也在台大教書,她隔周會到壹岐島一次,她喜歡在這裡種菜,我是漁夫,她是農婦。」他還得意地說:「我現在魚不是活的不吃」。

 壹岐島位在福岡縣西北方、佐賀縣北方,面向玄海灘。壹岐島自古是日本與朝鮮半島、中國交流的重要據點,從壹岐島赴中國的海上通路又被稱作「海上絲路」,在日本《古事記》中被稱為伊伎島,在中國《魏志倭人傳》中則被稱為「一支國」,島上留有許多歷史古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