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網路傳播快,民眾權力意識愈強,醫療糾紛就愈多,大陸醫院與民間分設專業調解中心因應。(新華社)

 醫院最怕有醫療糾紛,為免形象受損,往往私下和解、賠錢了事。大陸俗稱「醫鬧」的醫療流氓,相準醫院怕事心態,介入醫療糾紛處理,獲取利益。日前吉林市有80多名「醫鬧」受雇到醫院砸東西、打人,院方報警處理,61人被逮。

 提起「醫鬧」,每家醫院負責人立刻皺眉、搖頭:「很煩,但往往無可奈何。」

 《新文化報》報導,「醫鬧」已經成為大陸醫界最頭痛的現象,現任上海某醫院疼痛科副主任的晉櫓曾在2010年6月1日出版長篇小說《醫鬧》,描述「醫鬧兇猛」的現象。「醫鬧」受雇於病患或家屬,到醫院設靈堂、打砸財物、阻擋民眾就醫,或毆打醫護人員,甚至霸占診間、醫師、院長辦公室,嚴重妨礙醫療秩序,目的是迫使醫院賠償病患家屬更多錢,他們從中牟利。

 視賠償金額拿酬勞

 「醫鬧」就是病患或家屬聘雇的打手,看準醫院息事寧人的心態,宣稱「鬧一把,利益可觀」。吉林市「職業醫鬧」小九表示,「收費是依家屬索取的賠償數額與鬧到什麼程度決定。」小九表示:「我們幫家屬要到10萬元(人民幣,下同),收2萬元到3萬元;要到20萬元,就要7萬元左右;要到100萬元,就收20萬元左右。但也有的家屬指明只要10萬元,多出來的就全歸我們。」

 一般「醫鬧」,是由主事者與患者家屬簽訂合約,雖不具法律效力,但患者、家屬大多自覺理虧,不敢「違反」合約內容。

 男子病亡 家屬鬧醫院

 吉林市「醫鬧」的囂張程度,令警方也咋舌。日前即發生一件80多人在醫院鬧事的案例。警方表示,2010年11月22日晚上9點,家住吉林市豐滿區、現年29歲的薛東(化名)因喉嚨痛,前往北華大學附屬醫院耳鼻喉科掛急診。醫師看診後,讓薛東領藥、回家休息。

 翌日早上8點半,薛東的妻子到醫院向孫姓副院長哭訴,丈夫從醫院回家後不到20分鐘就死亡,要求醫院提出說明並給予金錢賠償;醫患協調辦公室主任何傑、法律顧問欒鳳雲與薛家的家屬開會,決定等薛東的父母回到吉林市後進行驗屍、確認死因。為釐清真相,吉林市公安局豐滿分局員警也到醫院調查。

 21日早上,自稱是薛東朋友的范曉強、死者家屬代理人的宋永君等人進入醫患協調辦公室,拿出1份據說是由吉林博信司法鑑定中心開出的毒物檢驗報告及「控告書」,要求院方對薛東的死承擔所有責任,賠償一切經濟損失,但醫院不願妥協。

 法律顧問欒鳳雲表示:「首先,這份鑑定書的鑑定過程存在瑕疵,醫院沒有參與鑑定過程。第二,鑑定書認定薛東死於急性冠心病(冠狀動脈性心臟病),並非醫院直接過錯。院方稱希望走法律途徑,但宋永君等人不同意,並用礦泉水瓶對前來制止的保衛科工作人員進行毆打。」

 條件談不攏就打人

 22日下午,醫院與家屬進行第3次緊急會議,由趙姓副院長、何傑主任代表院方協商和解條件,家屬同意考慮;不料,第二天早上,宋永君等人突然率眾到醫院,直奔行政大樓6樓,堵住走廊出入口、不准人員進出。遭到暴力威脅,院方改口,表示願賠償一定費用;宋永君仍不滿意,下令打人,何傑與欒鳳雲被打倒在地,其中,何傑傷勢嚴重,頭部、胸部受傷,2根肋骨骨折。

 由於和解條件遲遲談不攏,宋永君27、28日又率眾到醫院,恐嚇院方並砸壞辦公室多項物品,辱罵醫護人員,院方只好報警處理。

 吉林市公安局派出120多名警力前往處理,發現醫院6樓2公尺寬、50多公尺長的走廊上,擠滿叫囂的男子。警方最後帶走61人,其中還有2名在逃的通緝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