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日本趨勢大師大前研一提出「M型社會」之後,在台灣提到M,不少人就會聯想到中產階級(Middle Class)的隕落。大師很會觀察,卻也經常攪得人心惶惶。同樣的M,在瑞典則組出不同的人生期待-M代表人過五十後的成熟(Mature),如果剛好有錢有閒又有膽識,那麼就可以做個Mappie族 (Mature Affluent Pioneering People),姑且簡稱為M族。

 為何要學習做個快樂的M族?其實是有感而發。周遭的多位長輩,就在近年間,或失智或憂鬱加劇。其中一位從年輕就立志有錢,中年後也的確成了富翁,但他仍以賺錢為目的,休閒生活完全空白。他總說著:「我還沒賺夠錢,等70歲退休,再好好環遊世界!」遺憾的是,就在他即將跨入70歲之際,突然失智,人生變調。

 這位長輩在生病前,律己與律人皆嚴,生病後卻變成了慈祥老人,就像同樣罹患失智症的諾貝爾獎得主高錕,笑起來有燦爛的童顏。只是長輩從凡事獨斷到凡事依賴,家人揪心卻也必須耐煩。他們總感慨著:「自己能花才是財產,自己不能花都是遺產,何必呢?」

 當代人壽命延長,卻未必能健康地活著,聰明如諾貝爾獎得主、富有如上述長者,或精明如日片《明日的記憶》裡的企業主管,都因失智症而導致人生180度轉彎。偏偏失智之神何時降臨,無人能逆料。

 如果說近來引起話題的紀錄片《被遺忘的時光》,是教導世人如何對待失智症親友。那麼我們這些還健康活著的人,除了要努力為他們「記住他們的回憶」之外,也該藉機提醒自己:人生不要太偏執於工作與賺錢、權位與名利。

 雖然有錢有閒(Affluent)是M族的要素之一,但有錢有閒並無絕對標準,更重要的是成熟達觀與勇於嘗試(Mature & Pioneering)。換言之,有心最重要,境由心生,富足快樂的境界其實並不難達成。

 鄰家的傳統美容院,由妯娌四人合力經營,老闆與常客一起走過青春歲月,現在都成了歐巴桑。洗頭髮修指甲,賺的是勞力錢,但妯娌鮮少爭吵,每逢公休,就四家人約著上山下海或一起K歌;工作的空檔,四人戴起MP3哼歌搖擺,較量舞步的純熟,自娛娛人效果十足。

 其中一位老闆說:「我住不起陽明山豪宅,但好山好水又不用錢!不趁現在多走多動,誰知那天會動不了?」

 樂活在當下,美容院妯娌比有錢的長輩更懂箇中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