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黨輪替前的國民黨,政務官參選是常態,馬英九、蕭萬長、胡志強、吳伯雄、王建煊、趙少康、蔣孝嚴、謝深山等人,都是前例。有能力在選舉中勝出的人,更加取得執政的正當性。然而政黨輪替以後的國民黨,除了朱立倫一人願意參選新北市外,「怯於一戰」似乎成了政務官普遍的現象。

 在民主政治中,取得政權唯有透過選舉,誠然,選舉過程繁複且沒有必勝的選戰,投入資源也不保證必然可以回收,政務官怯戰在人性上或許情有可原。但如果選舉時許多敢死隊同志在前方衝鋒陷陣,等當選後卻由當時怯戰的政務官同志割稻尾,掌握資源分配權,則不滿的情緒難免會蔓延開來。

 執政黨的政務官難免會被視為下一代的接班梯隊,但不肯接受選舉考驗的政務官,我們又如何期待他能與民意聯結?國民黨應面對此一嚴重的警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