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修正案昨天三讀通過。未來,末期病患經實施心肺復甦術後,若經醫師研判無法經過半年,家屬簽署同意書後,醫師即可拔管讓病患安樂死。

 法案剛過,醫界馬上表示,醫學倫理要求醫師想盡辦法讓病人活,所以醫師不可能拔管讓病人死。該法案爭議性極大。

 老實說,換成任何人當醫師,恐怕都下不了手拔管。因為這違反「人皆有惻隱之心」的本性。我們要求醫師必須有慈悲心,但有慈悲心的醫師就拔不下管,安寧條例怎可能順利施行呢?

 問題是,醫界表明醫師不可能執行安樂死,為何立法院會通過這條例?為何立法之前,醫界的聲音進不了立法體系?

 更嚴重的是,兩院制的國家,眾議院通過的法案,還要過參議院這關;這中間,如果法案有何不妥,民意反彈激烈,還可以補救。我們則缺乏這種機制,唯一補救機會就是「動搖國本」的覆議或復議案,救比不救更危險。

 其實不光是安寧條例,修改十八趴也是如此,政策決定前,都沒經過周延討論。決策者心態似乎是,等「木已成舟」,船到橋頭自然直。

 但民主政治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執政者必須概括承受一切民意反彈,等選舉算總帳。執政黨難道以為現在還有很多籌碼可浪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