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榮的背後▲《外交政策》雙月刊指出了5個對中國共產黨的迷思。圖為一項工程中共產黨員準備進行「共產黨員突擊隊」授旗儀式。(新華社)
▲老共產黨員帶領新黨員進行入黨宣誓。(新華社)

 世人心目中的中國共產黨是什麼面貌?美國最新一期《外交政策》雙月刊文章提出5個關於中共的迷思,值得思索。以今時兩岸關係之密切,若以此迷思詢之兩岸民眾,十有八九恐怕仍將陷於錯誤觀念而不自知。

 這篇題為〈5個關於中國共產黨的迷思〉文章,問答式地臚列疑惑和觀點;「中國只是名義上的共產主義?」錯。如果列寧復活來到了21世紀的中國,拋開那些炫目的摩天大樓和消費熱潮,他會立刻發現執政的共產黨正在複製他所設計的體制。

 生活改善 人民遠政治

 中國的政治體制仍然保持著共產主義和列寧主義。中國領導人牢牢把握三個方面:人事、宣傳和人民解放軍。

 「共產黨控制了中國生活的各個方面?」不再是這樣了。改革開放之後,共產黨放開了對普通人私生活的管束。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隨著工作、醫療和其他社會福利的舊式「從搖籃到墳墓」體制的逐漸改革,一種以居委會為中心的微妙的管控體制也開始瓦解了。

 這種轉變也讓共產黨受益匪淺,許多年輕人現在對共產黨知之甚少,認為與己不相干。這正合共產黨官員的心意。他們並不希望普通人對黨的內部操作感興趣。共產黨最大限度地讓人民自己去改善生活,只要他們不問政治就好。

 「互聯網會推翻共產黨?」不會。美國前總統柯林頓10年前曾說,中共企圖控制互聯網的努力是不會成功的,簡直就像是「想把果凍釘在牆上」。

 在中國,互聯網並沒有成為西方民主價值觀的傳送帶,而是相反的作用。政府的防火牆擋住或過濾了西方思想,在牆內,具有狂熱民族主義思想的網民則可以暢所欲言。

 特有思維 窮國難仿效

 「其他國家都想仿效中國的模式?」祝他們好運。當然,許多發展中國家都羨慕中國的崛起,哪個窮國不想連續30年保持10%的年均增速呢?哪個專制者不想在實現10%增長的同時還能保證自己的長久執政呢?中國的成功使得一種思維開始盛行,即避免自由市場和民主強加於人的「北京共識」流行起來。

 不過要想複製中國模式顯然不是那麼簡單。大多數發展中國家都沒有中國的官僚體制深度和傳統,也沒有中國共產黨結構所形成的那種調動資源和控制人事的能力。

 「共產黨不可能永遠統治下去?」不,它能夠統治下去,至少在未來可預見的一段時期內是這樣。關於中國有一天會成為民主國家的想法只是西方的一廂情願,是從西方的政治體制演化理論中發展起來的。

 然而,迄今為止的所有證據都表明這些理論是錯誤的。中國共產黨說得很清楚:它不想讓中國成為西方式的民主國家──看起來它也有一切條件來確保中國不會走上那條路。

 西方媒體眼中的中國共產黨迷思固然獨到,但中國學者提點的政治邏輯卻更入木三分;中共是極重視意識型態的組織,由此建立的政治、經濟體制也必須建構「理論」,上層建築奠基於此始能穩固。「毛澤東思想」如此,鄧小平「四個堅持」亦然,歷來中共領導人無不重視「務虛」,用白話說,就是「精神戰力」。

 經濟改革 推新公有制

 曾以《民主是個好東西》而聞名的中國當代政治學者俞可平曾指出,中共建政後社會主義經濟制度有兩根支柱,一是計畫經濟、一是公有制;與此相應的政治上一元領導之外,對民間組織控制極嚴。

 鄧小平領導的經濟體制改革之所以對中國產生深遠影響,是他銜接建政以來的意識型態理論,從而將政權的脈絡「順」下來;它有兩個基本內容:一是對所有制進行改革,將單純公有制改為以公有制為主、多種所有制併存的新公有制;二是對經濟運行機制改革,成為以市場調節為主的市場經濟體制。這正是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被視為經濟體制轉捩點的原因。

 政治改革 漸進式增量

 然而,這套改革雖已開展30年,卻始終不及於政治體制;從官員到學者,中國主流輿論雖不乏「民主」、「法治」依稀可聞的呼聲,但重點還是肯定「創造鮮明中國特色的政治模式」的現體制;俞可平指出,「這套制度是由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政治協商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和基層居民自治制度所構成。」

 「中國政治改革不是休克療法,而是漸進的增量改革」「既強調創新和變革,又注意保持和發揚傳統的政治優勢,而不是簡單的割裂傳統」,俞可平在去年3月的文章這麼寫。

 由此去理解《外交政策》所提出的迷思,便明白表象的大樓與消費背後,欲掌握當代中國,尚有更深層次、更複雜的領域值得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