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頻頻釋放和解的信號,呼籲無條件啟動六方會談,並未得到積極回應。表明北韓之前的強硬動作未能達到預期的目的,自己陷入困局。

 與北韓不同,伊朗,因為主動服軟示弱,而脫離被攻擊的險地。

 東西攻守移勢,凸顯了兩國領導人處理國際問題的智慧。北韓自身已經無力化解這種困局,中俄需要付出更大的擔當和談判成本,才能搶回北韓牌局的主動和均勢。

 有些意識型態論者說,北韓的危機根本在於韓美等國亡北韓之心不死,是處心積慮甚至是自導自演、或設局誘其入局的。但北韓底氣不足卻又過於強勢的姿態和動作,讓中、俄難以公開無條件地力挺到底,才是主因。

 而金正恩的世襲式接班,讓韓國失去「等中待變」的耐心,同時對雙方關係短期內提升絕望、也對北韓訛詐和凌遲忍無可忍。

 天安艦事件令韓國高層形成有機會尋求更有力解決的共識。但此時韓國尚未形成不惜一戰的廣泛民意。延坪島炮戰,起因盡管是在韓國,但是北韓錯估了形勢,對平民開炮,幫李明博完成很有效果的戰爭動員。北韓此舉不但讓自己深陷危局,也讓作為老大哥和保護傘的中、俄感到騎虎難下。俄國關鍵時候閃身,留下北京含混應對。

 伊朗在美、以集團咄咄逼人下。多次智慧閃避。在核問題上,不斷向國際社會釋放善意,但卻趁機對美國羞辱──拒絕美國參與核查行動。讓美、以驟然失去發力點。

 有極好的軍事地理價值,美國、以色列不到萬不得已,對伊朗的進攻都會有很大的忌憚。

 而伊朗認為自己缺少不離不棄的盟友,在危機的邊緣總能夠用國際社會感覺得到的誠意,做出讓步。

 化解北韓危局,中、俄仍是關鍵。目前北韓服軟,並非其甘願,應該有中、俄的態度在內。韓國也要見好就收,因為北韓被逼急,不得不發動一場戰爭,中、俄勢必不能置身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