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霸凌、讓愛流動工作坊12日在台北市立圖書館舉行,台北市教育會理事長夏惠汶(右)以合作式對話的方式引導1位與會家長在台上同時扮演親、子,以角色互換的彼此對話形式來呈現問題,藉由內心想法的對話說出真正的心聲,試圖打開心結。(王錦河攝)

 北市教育會理事長夏惠汶十二日在「走出霸凌,讓愛流動」工作坊中指出,霸凌一有徵兆時即需予以重視、化解,要「消融於先」,就不必解決霸凌了;透過家庭或教育系統為孩子建立對話空間、聆聽孩子聲音、為情緒找到出口,就是霸凌的治本處方。

 夏惠汶表示,霸凌的徵兆包括同學間有小衝突像「你幫我買東西不付錢」、「瞪一眼,不爽」等狀況。組織裏要建立系統上的安全性,讓同學敢說出來、願意說出來,從而再建立對話系統,做某種程度的釐清,學校中若有同學被害人感到不舒服,找來雙方,找到和解的方法。

 夏惠汶說,同學間的小事情處理不當或不處理,日子一久就易形成霸凌,解決霸凌要在未形成前予以化解。他表示,面對霸凌,給教師懲戒權、讓警政介入校園、增設駐校社工,有效嗎?霸凌的真正源頭,是家庭關係出問題,或是人的情緒找不到出口?大家該清楚思索。

 他舉例說,家中二個孩子爭吵,家長不弄清楚,若兩個都罵或總是罵同一人,孩子一定認為父母不公平,做父母的一定要耐心聽,孩子心裏會舒坦。像最近有位年輕人幾乎殺光全家人,因為從小在家被罵的都是他,心中早已隱藏著恨,這恨未被消融,還累積著,待他長大有能力時,情緒就發作了。

 夏惠汶強調,聆聽孩子的聲音、幫孩子找情緒方面的出口、讓他們找到身份的認同,他相信,校園內只會有小衝突,不會有霸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