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在台角色,台灣人民喜惡交織。美國軍方以顧問名義駐台。圖為1965年8月31日簽署美軍在華地位協定儀式在台北賓館舉行。(本報系資料照片)
▲劉自然事件,群眾包圍美國大使館,與警方發生衝突。這是一場眾說紛紜的反美暴力事件。(本報系資料照片)

 民眾搗毀大使館建築,傷害數名職員。劫掠者把公文櫃、家具散落於街道,搗毀大使館車子。暴民降下美國國旗,升上中華民國國旗。

 藉此,蔣夫人掌握了源源不斷的財源,且這財源最初不起眼,但隨著台灣經濟成長,後來變成很可觀。婦聯會的財務未受審查,甚至不受會員審查,蔣夫人因此得以隨心所欲運用這些錢,不必向任何人報告其流向。

 孫立人事件牽連廣

 1955年金馬危機尚未解除之際,台灣發生了一樁惡名遠播且令人困惑的政治事件。原在東京任美國遠東指揮部司令的麥斯威爾‧泰勒將軍,在1955年5月返回華府接掌陸軍參謀長之職途中,順道訪問台灣。

 他與蔣氏夫婦、軍方與外交使節團的其他成員一起在屏東參觀軍事演習,情況看來非常順利。然後,蔣氏夫婦邀大使藍欽和其妻子搭他們的座機返回台北。藍欽夫婦與宋美齡聊天,蔣介石休息,讀中國古籍。看來沒有什麼不對勁。

 後來卻「發現」國軍有群陸軍軍官利用泰勒來訪的機會,在演習期間向蔣介石提出某些要求和其他事。1954年從陸軍總司令調任總統府參軍長的孫立人將軍被認為是主謀,軍事生涯因為這場被稱做共產黨鼓動之「政變陰謀」的事件而突然告終。

 這場據稱欲陰謀不利於蔣委員長事件,約有300人遭牽連,100多名軍官被捕、起訴。有些人關進惡名昭彰的綠島監獄,其他人被視為共產黨員執行處決。

 這起「兵變事件」引發軒然大波。孫立人將軍很受美國軍方高層賞識,因戰功彪炳,中國人稱他「常勝將軍」。

 對此案的關切,傳到華府最高層,美國高階軍官大為震驚。海軍上將雷福德宣稱,有來自這麼多不同單位的軍官加入這場據稱的兵變,中國軍隊內部「必然有很糟糕的地方」。

 由於蔣經國主導的政工制度,軍中關係的確很緊繃。孔令傑告訴霍華德,孫立人被拉下台乃是蔣經國的「傑作」。詳細情形至今仍諱莫如深,但如今普遍接受這整件事是蔣經國所炮製,用以構陷他的對手孫立人,將其除掉,同時趁機整肅軍隊。

 1955年8月20日,國民政府公開宣布,孫立人坦承自己在這場據稱的兵變陰謀和軍中匪諜集團事件中有失職守,已經「辭職」。霍華德寄給宋美齡一封措詞嚴厲的信(日期註明為8月22日),反對將孫立人革職,稱那是「愚蠢之舉」。

 他極力建議國民政府,「為了自由中國與現今美國政府」,最好還孫立人「清白」──話語中明顯暗示艾森豪也不高興。宋美齡未回覆霍華德的勸誡。孫立人遭指控督導下屬不力,遭到軟禁。後來,美國大使藍欽到台灣中部孫立人家拜訪,看到他與家人「自在生活」,「享受他的玫瑰花園」。

 此後,在蔣介石統治下,孫立人的名字成為禁忌,不得提起。國民政府有計畫的毀掉他,禁止介紹他戰功的書籍出版,把他的人像從照片上修掉,把他的名字從古蹟上拿掉。

 美國派已清除殆盡

 除掉吳國楨和孫立人後,與蔣經國競逐權力的「美國派」對手已清除殆盡。美國派即國民政府內與美國有淵源的一派,以宋美齡為精神領袖。由於韓戰和1954年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對台的支持已成定局,他們對國民政府也就失去了用處。

 宋美齡被視為「太美國化」,而孫立人事件凸顯出他的地位自中日戰爭時期的最高峰滑落,如今已大不如前。這時蔣經國對國政的掌理已到了每日為之的程度,而他68歲的父親則扮演起他較中意的老政治家角色。

 日益老去的蔣介石孤處在象牙塔裡,研讀儒家經典、《聖經》、《荒漠甘泉》,做重大決定,而把見不得人的髒工作交給他兒子做。蔣經國僅剩的對手是副總統陳誠,兩人權力鬥爭,至10年後陳誠去世方休。

 1955年晚期,宋美齡再度赴美,似乎是為了遊說艾森豪政府履行對台的防衛承諾。1年後的1956年12月1日,她和蔣介石慶祝結婚30周年,遺憾他們結婚時就全心投入的「國民革命」至這時仍未完成。

 蔣介石虔誠寫道,「內人和我都為了未能達到我們母親所灌輸的崇高理想,而有強烈的失敗之感,……她們所不斷抱持且看重的期望,就是要我們讓人民擺脫邪惡與苦難以回報國家。」他們承諾再度全心全意投入「我們受召執行的崇高任務」。

 對於美國人在台的角色,台灣人民是喜惡交織。美國軍方在台的官方角色是顧問,而非如北京所指控的占領軍。但美國勢力的明顯可見─例如寫著「自由村」、宣告美國軍事區所在的台北大告示板──有時觸痛敏感的民族主義神經,導致摩擦。

 暴動洗劫美國使館

 1957年5月24日,暴民洗劫美國駐台北大使館,使台灣與其大主子的關係受到嚴厲考驗。事件爆發於有位婦人抱著小女兒,在美國大使館前聲淚俱下抗議之時。

 她抗議美軍上士雷諾槍殺她丈夫劉自然,美國軍事法庭卻判決雷諾無罪。雷諾聲稱劉自然偷窺他妻子更衣,才導致他開槍。大使館官員想以金錢賠償加上含糊承諾調查此事打發此婦人,但不久群眾開始聚集。

 很快的,就從幾位好奇的圍觀者暴增為萬名的憤怒民眾。民眾搗毀大使館建築,傷害數名職員。劫掠者把公文櫃、家具散落於街道,搗毀大使館車子。暴民降下美國國旗,升上中華民國國旗。警方姍姍來遲,卻袖手旁觀,幾未出手制止。暴動持續了那個下午大部分時間。

 在場目擊的美國人稱混亂中見到大批救國團成員,但事後蔣經國詭辯他們「只是碰巧到那裡」。台灣當局未調軍隊前來鎮壓,聲稱他們正在參加防空演習,無法調來。蔣經國因未制止暴動而遭美國官員嚴厲批評,但美國政府不想因此毀掉投注這麼多心血與台北建立的關係,因此艾森豪雖有不滿,仍決定以溫和抗議和極度關切做為回應。(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