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廣西來北京上訪人員秦遠富,向朝陽小紅門派出所舉報,姚家村一處民房「關押」數十名上訪人員,警方對多名相關人員傳喚調查。

 去年9月,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與地方政府簽協議並收取佣金,關押、押送上訪者,被媒體批露後,這所「黑監獄」被查處。而今,北京又現「安元鼎」,上訪百姓「不讓出門,吃不飽飯,常遭毆打」,並且送一次訪民收5500元。

 「接訪」與「截訪」雖只一字之差,其所產生的效果卻截然不同。「接訪」了,就能夠暢通民情渠道,解決百姓的合理訴求,從而促進社會和諧。而「截訪」則不同。百姓上訪被攔、堵、截了,雖然一時摀住了當地的「假醜惡」,但時間長了,只會使矛盾越來越加劇,簡單事件可能演變為複雜事件,個體事件可能演變為群體事件,良性事件可能演變為惡性事件。

 而今,北京又現「安元鼎」,實則是「截訪外包」,是地方公權培植起來的有組織犯罪,是公權踐踏民權。民權是公權的基礎,公權需要民權的授權和限權,理應服務於民權。

 若都像地方政府這樣非法地把公權外包給「黑監獄」,廣大公民的合法權益就難以逃脫被公權戕害的命運。

 對待百姓的上訪,是「接訪」還是「截訪」,不僅是工作方法和理念的問題,還是法制觀、權力觀的問題,更是是否維護公民權益、法律尊嚴的一塊試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