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溥聰毫不客氣直接點名高思博跟王昱婷,甚至重話表示「一定會處理」,的確顯現出與昔日黨秘書長不同的氣魄。不過,身為執政黨找不到願意為黨一戰的人才,個人懼戰固然值得深究,但國民黨在銳意改革與經營地方派系的出現的盲點,恐怕更須檢討。

 馬金體制多次宣示不跟地方派系妥協,改革大旗一揮,國民黨長年在地方的政治生態被迫改變。轉換過程中,不論是地方正在萌牙的新興勢力,或是長年累積宏觀政治勢力的派系,也不得不妥協。

 投入選舉不再有豐沛的子彈奧援,除非身家清白否則毫無出頭機會,有意參選從政的國民黨員,從積極部署轉為觀望,等待這吊詭的轉換期,盡快過去。

 早年國民黨為搶席次,找政務官投入選戰之例從馬英九、蕭萬長到吳敦義、胡志強,比比皆是。但政務官腰桿子挺直慣了,與長期耕耘的地方要角相比,就是差了那麼點親民的氣味。民選公職轉任政務官後忙於政務無暇耕耘地方,政治地盤在惡性循環下被逐漸瓜分,要奪回是難上加難。從甫結束的草屯鎮長選舉,即可窺之,就算吳敦義挾閣揆之姿返鄉套交情輔選,也難挽頹勢。

 金溥聰展現企圖,要在國民黨全面淪陷的南台灣「連根拔起,重新耕耘」,過去習慣資源與利益分配的地方派系,面對國民黨的決絕與現實環境的考驗,多數寧願選擇退場觀望,成為國民黨在多次選戰中找不到最佳人選的隱憂;急著出頭的年輕人,找不到可以殺出的血路,更不願冒進。

 政務官參選,對政黨或許是打破艱困局面的突圍方式,但對這些政務官而言,與其投入參選卻成炮灰,不如偏安一隅徐圖再起。如此心態或可謂之懼戰,但何以致之?恐怕才是國民黨更須面對的迫切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