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於6日起卸除的商業廣告,截至8日為止仍掛著。(市議員高嘉瑜提供)
▲▼應該於6日起卸除的商業廣告,截至8日為止仍掛著。(市議員高嘉瑜提供)

 台北市議會去年審議一百年總預算時,為平息爭議,決議要求台北捷運公司,在當時捷運廣告委外契約終止後,必須取回自行經營一年。但該決議通過至今,北捷廣告自營辦法仍「下落不明」,應收回燈箱也讓原廠商續占,引發圖利質疑。

 去年十月,由於「台北捷運系統車站及列車廣告屢遭圖利廠商與行政不中立質疑」,台北市議會決議,北捷須自今年一月六日起,在原承包商到期後,須取回自營一年。而待自營期限屆滿,再討論後續經營模式(繼續自營或委外經營)。

 只不過該案隨著台北捷運公司預算解套、通過後近三個月,北捷對廣告自營辦法,卻連「樓梯響」都沒有。如今甚至已逾原決議限定開始自營時間的一月六日,北捷行政效率讓人質疑。

 市議員高嘉瑜痛批,台北捷運公司根本不把市議會決議當一回事!去年十月底就決議要北捷從本月六日起須自行營運的燈箱與車廂廣告,但決議做出後近三個月,捷運廣告的自營辦法仍是連個影子都沒有,「看不出有積極任事的態度」。

 更離譜的是,原本自今年一月五日起,原委外契約到期終止後,即不該允許媒體託播的商業廣告繼續刊出,但截至本月十日止,在忠孝新生站、國父紀念館站與市府站等重要捷運車站,仍隨處可見續刊的商業廣告,質疑北捷圖利特定廠商。

 市議員何志偉則估算,以北捷每個月向專辦廣告業務的「平和媒體公司」收取租金為二千三百八十萬元計,平均一天廣告租金收入,保守估計即約八十萬元。也就是說,北捷不積極作為八天下來,已經讓市庫損失達六百四十萬元,北捷即使沒有圖利問題,也明顯失職。

 台北捷運公司事業處副處長邱錫斌表示,由於廣告自營牽涉專業問題,已與業界與專家請益,自營辦法已在積極研議中。針對議員要求一周內完成,會盡力達成。

 此外,邱錫斌也強調,與平和媒體的捷運廣告租賃契約,雖確實已於今年一月五日期滿,但依照契約規定,廠商只要於一月十五日前返還相關設備即可。

 由於北捷車廂與燈箱廣告共有一萬二千幅,數量龐大,以既有人力,要立即全部下架確實有困難。另燈箱廣告也具有照明功能,才會讓未即時卸除的燈箱廣告續亮,沒有違約或圖利問題。

 不過對於台北捷運公司說明,高嘉瑜等人無法接受,今日將把該案涉及圖利或瀆職部分的相關資料,移請市府政風處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