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期待馬總統提出一個新的國家論述。

 國家論述,就是執政者能指出國家所重視的核心價值所在,並據以創造的願景。國家論述愈清楚,愈能言簡意賅地用一兩句話來總結;這個總結,又能回頭成為實政的綱領。而隨著時空的變化,執政者的更迭,國家論述也會不斷變化。諸如「驅逐韃虜,恢復中華」、「五族共和」、「反共復國」、「台灣優先」,或是由「無產階級專政」 而「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等等,都是例子。

 中華民國慶祝建國百年之際,應該是一個新的國家論述出場的好時機。但是看馬總統今年的元旦文告,雖然有很多想法和計畫,卻不容易用一兩句話來歸納這麼一個論述。文告的標題是「壯大臺灣 振興中華」,但沒有人不希望自己國家壯大,所以「壯大臺灣」稱不上是什麼核心價值和願景;「振興中華」到底是什麼意思,就更不夠清楚。並且,兩句話之間的關係到底是什麼也很模糊。

 我希望,馬總統在對待國家論述上,能夠注意兩件事情。

 國民黨重新執政以來,一直以(主要透過兩岸三通)刺激經濟發展為要務。但是也時常可以看到政府官員不明白為什麼經濟有所改善,民意卻沒有相對應支持度的困惑。擱下近年來經濟雖然有成長,卻又拉大貧富差距的因素不談,我們可以先問一個問題:這麼多年來,經濟成長真的是台灣大部分人關心的最大焦點嗎?如果是,那要怎麼回答下面這兩個問題?一,近二十年來,一路主張寧可放棄經濟成長也不三通的綠營,為什麼得票率可以一路攀高到最近五都選舉還超過了藍營百分之五?二,台灣南北經濟發展差距甚大,最近的新聞報導還說「台灣南北薪資水準天差地遠」,但是為什麼南台灣卻愈來愈成為鞏固的綠地?

 我個人的看法是:台灣人在解嚴後這二十多年來,應該是另有更關心的事情:明白自己的過去,也明白自己的未來。嗅覺敏銳的政治人,都在搶著提供答案。而二十年來的政黨競爭,根本上就是在做國家論述的競爭。李登輝首先提出了「台灣優先」的國家論述之後,陳水扁以類似的「本土第一」來接續,形成了很清楚的一個脈絡。而國民黨在李登輝之後,卻再也沒有人能提出一個可以與之競爭的國家論述,於是只能一路挨打。(我們需要承認:馬英九在上次總統大選能勝出,不是因為他有什麼清新的國家論述,而要歸功於陳水扁的過分貪腐。)

 所以,馬總統應該注意的第一件事是:不要以為經濟發展和收入增加,可以替代人民對國家論述的期待和需求。如果說經濟發展是在滿足人民對麵包的需求,那麼國家論述就是在滿足人民對靈魂的需求。

 馬總統應該注意的第二件事情是:他現在為什麼需要提出一個可以超越「台灣優先」的國家論述。

 李登輝前總統當年提出「台灣優先」時,有時代性的特別價值和意義。然而「台灣優先」主導國家論述的這二十年,也產生了一些副作用:一,成了某些人鎖國和去中國化的擋箭牌;二,斷絕了台灣主動想像、論述並規畫兩岸關係的可能。

 馬總統上台,最有代表性的政策就是兩岸三通並開放交流,而三通交流又正是「台灣優先」論者眼中的傾中賣台行為,所以他最有理由及需要提出一個超越其上的新的國家論述,而不能只是模仿別人的論點。模仿別人(諸如在今年元旦文告裡夾帶一句「以臺灣為主」),無法說得像原創者那麼首尾一貫、理直氣壯事小,自我矛盾、自陷困境事大。結果,他自己以為最得意的「不統不獨」的立場,事實上卻成了別人眼中的「既統又獨」。

 馬總統個人的困境是一回事,由於他身為總統提出的國家論述模糊不清,還可能導致兩個更嚴重的後果:一,全體國民繼續陷在「統」、「獨」二元意識形態中對立、虛耗;二,甚至產生兩岸交流越開放,經濟活動越熱絡,台灣人對大陸人的排斥卻越普遍、越激烈的精神分裂。

 一個足以為國民開啟視野、凝聚共識,並共同創造未來的國家論述,來得不怕晚,但也不能太晚。請馬總統善加把握時間。 (作者為國策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