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中國宏觀經濟管理面臨的最大挑戰便是週期不同步,中國經濟面臨過熱壓力,美歐日等外部經濟大國仍處於蕭條階段,復甦步履維艱,這種狀態固然帶來機會,但也必然帶來一系列問題。

 防輸入型通膨壓力

 首要的問題是,至少在2011年上半年都將因此面臨較為明顯的輸入型通貨膨脹壓力,因為外部經濟大國為刺激經濟而放鬆貨幣政策,一部分增發的貨幣必將通過貿易、資本流動等各種管道,直接或間接進入這個全世界貿易依存度最高的大國。

 2010年第4季以來,中國經濟政策重心已經轉向防通膨,為防止經濟過熱、抑制通膨壓力而連續收緊貨幣政策,並收到了一定成效,但調控努力相當一部分已被外部影響所抵銷,最顯著的莫過於房地產市場不顧調控壓力而繼續上漲。開放經濟的發展正在加大中國宏觀調控政策效力漏損的機率,緊縮政策的空間也正在逐步縮小,準備率已達歷史性高位,利率還有繼續提高的空間。但是,美聯準會對第二輪定量寬鬆似乎仍意猶未盡,第三論定量寬鬆之聲又起,中國繼續調控和外部反響調控的博弈對決,在2011年大部分時間都將持續。

 週期不同步給中國帶來的壓力之所以巨大,還因為中國正處於大多數國民期望值迅速上漲的時期。這種期望太高,以至於太多人忘記了自己身處發展中國家的現實,在20年內不會徹底改變,卻時時處處要和已成熟發達國家攀比生活水準。太多人忘了「有所得必有所失」,要求我們生活品質的所有方面都達到世界最好水準。這一點,在2010年的跨國物價比較輿論風潮中、在iPad進口稅之爭中,已經暴露無遺,在2011年和未來的年月來仍將繼續暴露。

 社會壓力影響決策

 不要以為這些與經濟運行沒有關係,在生活的現實世界中,經濟和政治從來不可分離,社會壓力或遲或早、或多或少總會對經濟決策產生影響,而指導思想錯誤的社會壓力,會對經濟決策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以孟加拉為例。過去幾年,孟加拉股指連續攀升,2010年漲幅尤其驚人,最高竟然達80%。由於炒股回報大大高於銀行儲蓄,當地居民紛紛湧入股市,股民群體急劇擴大。然而,這種依靠資金推動的股市「繁榮」本身就蘊藏著泡沫破裂的風險,迫使孟加拉監管機構採取措施限制資金流入股市,央行則將銀行現金準備率提高0.5個百分點至6%,證券交易委員會也採取措施,力圖在短時間內讓股市降溫。這些措施導致股市下跌,2010年12月曾經一天下跌達6.72%,1月10日再度崩盤,重挫超過9%。股市暴跌兩度引發騷亂,股民走上街頭要求主管官員辭職,向執法人員和證券交易委員會投擲石塊。

 股價飛 未必是好事

 「讓股價飛」也是中國股民的熱望,但倘若股價上漲到了「飛」的地步,那對於宏觀經濟穩定性真的會是好事嗎?無論如何以「民主」向標榜,在盲目社會思潮驅動下隨波逐流,從來就不是政府管理能力出眾的表現。已經有太多的國家和地區在這份答卷上不及格,期望中國能交出一份精彩的答卷。

 (作者為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