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總統的民國一百年元旦文告,由於具有特殊的歷史義意,引發包括中國大陸在內各界關注;不同的詮釋解讀,將引發後續效應,連動影響我們內部的朝野關係以及兩岸關係的發展。

 不斷對話才能帶來和平

 馬總統在文告中不只希望讓台灣成為中華文化的導引和領航者,而且要促進兩岸間的和平;這是令人側目的宣示。

 「和平」是人類有歷史以來,一直被追求的課題。幾千年來苦難和血的教訓,很清楚的告訴人們:爭鬥只會引來爭鬥,戰爭勝利和征服不會帶來和平,而只會製造更多的仇恨。和平才是人類真正的共同利益;只有重新不斷復合及和好,才能通向和平,只有不斷對話才能帶來和平。

 海峽兩岸從2008年以來,至去年12月江陳第六次會談,共簽署了15項與經貿有關的協議以及1項共識。其中特別是ECFA的簽署,標示著兩岸在經濟領域正常化和伙伴化關係的確立;隨此而來的是,促使兩岸經濟領域往非(去)戰化方向轉折。雙方希望通過如此發展,逐步累積將來政治協商的信任基礎,以至於促成兩岸之間簽署和平協議。

 兩岸在政治領域若能有厚實的信任基礎,這代表著政治領域的非(去)戰化,而這是必須以文化價值領域做為促進兩岸和平穩定發展,以實現百年和平。那麼文化價值領域,絕對不能是拚誰優誰劣、拚解釋權和主導權,因為這樣只會帶來新的爭鬥計較,不會實現復合及和好。

 在國際關係中,從1970年代以來,人們關係開始向「共同安全」和「合作安全」的實踐方向轉折發展,其主要精神是跳出零和的互動遊戲規則,且願意和對手一起共同獲得安全,而不是通過聯合、結合或拉攏其他力量來恫嚇或對抗對手、以獲得單方的安全。

 伙伴關係的認知和模式

 如此,對話、溝通,就在國際政經舞台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並且進一步推衍出「伙伴關係」這種認知概念和模式。「伙伴關係」的實踐,主要就是當事的雙方不再把彼此當做是敵人或競爭對手,而是當做對話與合作的對象。

 兩岸經濟領域好不容建構了「伙伴關係」,這種伙伴關係的維繫及深化發展,不可能通過讓利或損利這樣的算計來實現,而必須依靠合作和對話這個主線來支撐。不管是為了維繫及深化發展兩岸經貿關係的伙伴關係,或是積累政治協商的信任資本,或是簽署兩岸和平協議,兩岸關係都必須從目前這種協商談判的關係向對話的關係發展。

 對話的進行,不是計較輸贏的算計,而是證成彼此尊嚴和相互尊重的文化實踐;它的本質是開放的,而是否真誠,是對彼此的唯一要求。通過對話,任何懷疑都是合理的,而且彼此可能修正甚至改變自己的立場;參與對話不是為了接受指導,不是為了馬上要達成一致,而是彼此增進理解、互益與相互豐富,從而讓彼此獲得尊重和尊嚴,以致於持續不斷的實現復合及和好。

 未來兩岸關係做為對話的關係,我們期待兩岸雙方能夠建構一個能開展對話的機制,改變兩岸的文化價值領域的體質,為兩岸關係注入真誠和相互尊重的活水。這樣兩岸的百年和平才有希望,而這也才能實現不必一定需要和平協議的真正和平。

 (作者為中華科技大學副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