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二總統大選和立委的選舉才剛結束,但身旁的年輕小伙子對近半年來充塞台灣周遭的選舉熱情,似乎一點興趣也沒有。我想到去年底天下雜誌教育特刊以公民教育為題,報導台灣青少年公民知識力全球第四,但行動力卻敬陪末座。若此問題繼續存在,不知一、二十年後的台灣民主選舉會變成什麼樣子?

 長久以來,台灣的公民教育多停留在背誦課本知識,目的是為了考試,至於該如何實踐?就沒什麼人在意了!結果,我們的孩子「知道」要敬老尊賢,卻不會在捷運上主動讓座;「知道」要尊重差異,卻常常嘲笑異己;「知道」要選賢與能,卻不見得會判斷什麼是「賢與能」?因為對他們來說,那些都只是測驗卷上的選項,不是生活中的考題。嚴格來說,有公民課不完全等於有公民教育!缺乏實踐的公民教育,就好比熟記各種食譜卻沒機會下廚房,一切都是空談。

 雖然校園內有些看似公民教育的活動在推動著,例如常見的模範生選舉,或學生會組織等等。但若仔細審視這些活動,會發現多數徒具形式,少有實質的公民教育內涵,學生不知為何投票?更不會理性判斷。久而久之,他們就對公眾議題沒有思辨的能力,對不同意見缺乏尊重的精神,對自我行為缺少負責的態度,甚至於對公民活動毫無主動參與的意願。

 找回失落的公民教育,要先從改變教學方式開始。期待十二年國教後,讓更多老師勇於突破教科書,在校園內創造各種公民教育環境,帶領學生從行動中學習思辦、負責、尊重、參與等公民技能。

 在此之前,就像王冠生教授所說,老師們必須先找回失落的「論述」能力!(作者為康軒文教集團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