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洪坤一年內完成兩本西拉雅專書及7萬字研究報告,有如西拉雅行動字典。(周曉婷攝)

 如同倦鳥返鄉般,西拉雅遊子段洪坤十五年前返回故鄉台南市東山區吉貝耍部落,一頭栽進部落文化傳承,十幾年研究心得化成兩本西拉雅專書及一本七萬字的研究報告,部分西拉雅長輩視為禁忌的「熟番」身分,現已成光榮的族群認同。

 段洪坤撰寫的《西拉雅遺珠》、《走進西拉雅》兩本書,都在去年底完成付梓,新書熱騰騰出爐,他迫不及待和部落長老分享,透過長老口述歷史,屬於年輕世代的他,一點一滴拼湊、還原祖靈信仰全貌與祖先生活經歷。

 「西拉雅遺珠」寫的是西拉雅族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以往,除了官方認定的原住民族,日治時期戶籍資料被註記「熟番」者,一般都以平埔族稱之,段洪坤表示,平埔族並不是人類學上所稱的「族」,平埔不等於西拉雅,台南地區最早與外來墾殖者接觸的就是西拉雅族,書裡介紹西拉雅族分布與族群現況。

 「走進西拉雅」介紹西拉雅族聚居處常見植物,包括食用、建材、祭祀及童玩的各種植物,尤其西拉雅族慣常食用的植物,即是現今常見的野菜,段洪坤說,熟悉可食用的植物,平常可採集加菜,還可作野外求生食材,一舉兩得。

 外界對西拉雅族印象大多停留在夜祭、牽曲等儀式,段洪坤說,西拉雅族是台灣的原住民族之一,日治時期戶籍資料的「熟番」註記加上外界刻板印象,對許多長輩是一段無法言喻的記憶,近年族群自我認同意識愈來愈強,相較於年長一代對西拉雅族身分的低調,部落年輕人勇於說出「我是西拉雅人」,他所完成的專書與研究報告,也是自我認同的心血結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