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一月十六日的新聞以「台灣選舉引發中國人的民主希望」為標題,報導了總統大選在大陸的微博所引發的熱烈討論。

 台灣的民主儼然已變成另一個彰顯我們影響力的價值。這樣的新面向,可以讓西方國家了解,台灣可以對大陸未來的發展產生一定的影響。我強烈建議馬總統必須讓高教大膽西進,擴增陸生名額,強化這個新面向。透過最近的陸生交流,我們看到台灣可以對大陸發揮影響的新方向。

 台灣早期的民主發展,媒體的影響功不可沒!如果有愈來愈多的陸生來台研習大眾傳播專業,又見習到理性的社會及民主的制度運作。這些人回大陸後,未來可能成為主筆,更可能成為捍衛新聞及思想自由的專業記者及知識分子。以他們在台灣所看所學,假以時日,一定會在大陸產生深刻的影響,無形中協助大陸民主制度的早日實現。以前,我們期望台灣經濟奇蹟能影響大陸,但因意識形態而失去先機。透過陸生的交流及學習,可以將台灣數十年來的民主經驗傳遞大陸。不只讓大陸朝更理性更民主的社會邁進,更能降低兩岸當前令人擔憂的不確定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