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關係,北京及台北有一個很奇妙的共同因子。這個因子在大陸叫做民族主義,在台灣叫做本土意識。兩者其實系出同門,都是一種長期被欺壓的集體記憶內化而成的集體潛意識。

 在文化上、政治上,台灣是首先擺脫中國歷史悲情、先站起來的那一部分中國人。不幸的是,大陸上還未掙脫中國歷史悲情的大部分中國人,完全沒有意識到,台灣的本土意識其實就是中國民族主義的2.0先進改良版,強力打壓導致台灣的本土意識轉化成為主體意識,進而形成獨立意識。

 中國共產黨至今搞不明白,或者說,它為了維繫其一黨專政的合法性而不得不裝作搞不明白,它至今堅持(台灣治權屬於中共)的「一個中國」強硬路線,實質上將斷絕未來中國進入民族主義2.0改良版的機會。也就是說,中共用民族主義扼殺了未來的民族主義進程。

 獨立這個概念,對中國人來講是很近代的概念。以前,中國乃天下之中國,世界乃大同之世界。只有在列強意欲瓜分中國之後,中國人才知道進入了以「主權獨立」為單位的現實局面,這才出現了以「建國」取代「改朝換代」的思維方式。天下大同觀從此在中國喪失殆盡,乃至今天連台灣這樣一個試驗改良版都容不下。

 若要充分理解中國的民族主義現狀及中國的未來,不能不談中共這個政權的歷史本質。很長一段時間,人們分析「中共」時,免不了強調它的「外來因素」,例如它早期和共產國際的關係、「共產黨」這個洋名、與蘇聯共產黨的親密關係、實施馬列計畫經濟等等。人們察覺,中共政權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中國傳統政權。

 我們甚至可以說,假設19世紀當年的大清王朝立憲改制成功,它的長相極其可能就是今日中共的面貌。對於支持今日中共治國方式的人,至少得意識到,歷史和中國開了一個大玩笑,又回到了朝廷立憲老軌道的起點。

 對於那些反對今日中共治國方式而嚮往西方民主自由的人,至少也得意識到,假設當年的革命黨失敗了,而維新立憲派成功了,五四運動將會被另一種激烈的民族主義運動取代,其結果雖然沒有西方式的自由民主,但是100年後今天的假想中國,可能比今天的真實中國要好得多。

 在這大史觀之下,今天中共的本質,其實更像大清朝廷的立憲維新改良版,中央政治局的常委組織,其實就像某種「八旗」式的集體領導,而人大、政協也不過是當年五大臣考察歐美制度後建議書中的內容。今日大陸上為民主自由獻身的異議人士,其深度還不及當年五四運動中的自由派。

 對於中國近年來對外倡議的「中國模式」、「大國崛起」,以及對內倡議的「和諧社會」、「一黨專政」、「絕不走西方三權分立」等,若從上述大史觀來理解,當可看出其實乃19世紀末失勢理念之接續。對於中共日益成熟的組織嚴密以及統治技巧,若以中國歷史上的內廷政治、文官考選機制、中央/地方博弈機制、歷代的保甲法做參照,奧妙亦盡在其中也。

 中國文明遲早得脫離皇朝機制,或任何的類皇朝體制。台灣在這方向確實率先跨出了一大步。現下的中國正面臨60年來未有的轉型挑戰,借鏡台灣經驗,此乃其時也。

 (作者為戰略顧問公司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