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阿公匆匆跟去了,鬍渣未清

 想搶搭神明的大氣和清明

 與古老流傳的靈籤彼此碰鬚

 日光似蒸騰柴火剛剛過爐

 角頭廟繡旗飄揚,陣頭戲班正鑼鈸喧囂

 乩童扶轎聖駕的四根踝底

 躍入老人浮腫眼袋下提振眼神

 雞白色稀疏額髮似落地秧頭埋深轎底

 阿公堅稱聽見了,也望見古老大海的花朵

 覆滿媽祖的額角側緣

 (那木製的女孩不是走路來的:

 她突然出現在海灘,在圓石上坐著,

 頭上覆滿古老大海的花朵,她的目光露出根的哀怨。)

 二

 彼時,濱線鐵支路公共汽車高級餐廳全面宣導實行禁菸

 唯一允許冒煙的是三月迎神賽會爐火

 蹲在騎樓邊,阿公手指頭上的香菸燒得虔誠

 時而擱淺思緒的泱泱水田,時而匐伏和磕首

 爆竹和鑼鼓在遠方合奏,風的走向不斷變卦

 在耳膜和心跳間拉低出大提琴弦音

 異常暖化氣候押下一注驟雨,關於農稼生活難題的減排

 惡水、疫症以及其它更耗能的事

 一到農曆三月三,緩緩晃晃譜奏一首情詩

 三

 農曆三月三,他們瘋媽祖

 法師的唸謠看戲的憨仔

 因著時噎時嗝的風勢吹噓浮動

 我嫌吵,放下鐵捲門,牆頭黑白框顱裡

 眼神慢慢浮突的阿公一再顧盼

 背著光,我確認老人家位置

 他借走香爐裡一柱香,在夢的邊境,時而徒步

 時而在人潮增溫的氣流飛行

 註:括弧內楷體字摘自智利詩人聶魯達《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之〈68:船首的破浪神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