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訶夫國際戲劇節製作、英國導演唐納倫執導的暴風雨。(兩廳院提供)
▲卡菲舞團《有機體》將與古又文設計的服裝進行肢體對話。(兩廳院提供)
▲兩廳院藝術總監黃碧端。(記者林采韻攝)
▲台灣國際藝術節票房奏捷的節目《台北爸爸‧紐約媽媽》。(兩廳院提供)
▲台灣國際藝術節漢唐樂府的作品《殷商王‧后》。(兩廳院提供)
▼台灣國際藝術節中國光劇團的《豔后與她的小丑們》。(兩廳院提供)

 由兩廳院主辦的第四屆台灣國際藝術節2月16日登場,今年適逢兩廳院25周年,多檔合製、委創的國內外節目即將上檔。兩廳院開幕至今25年,扮演台灣表藝與國際接軌的角色,今年10月「亞太表演藝術中心協會」年會便由兩廳院主辦。

 問:兩廳院25年來,建立怎麼樣的國際形象?

 答:兩廳院25年來,幾乎全球重要的表演團隊都曾來此演出,曾經有位舞團負責人,很真誠地分享他來此演出的心得,「大多數的劇院,不是不友善但專業,不然就是友善但不專業,兩廳院則是友善又專業。」

 一個國家要有好的演出場地,才有機會開創觀眾的視野。1993年我任兩廳院副主任期間,維也納愛樂首次來台演出,當時兩場4千張票兩個小時內賣完。據說,台灣花了30年才把愛樂請來,原因是台灣初期經濟力有限無法負擔費用,更重要的是缺乏與全球接軌的演出場地,直到兩廳院落成。

 問:兩廳院25周年之後,在繼續推動表演藝術外,還希望扮演怎樣的角色?

 答:接下來,兩廳院將積極與其他場館分享經營,包括正在興建的高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希望藉此降低摸索時間。

 過去25年來,各地文化中心陸續興建,但交流的平台並不健全。兩廳院從去年7月開始,推出「表演藝術場地營運認證課程」獲得眾多迴響,目前已到高雄、金門等地開課,今年上半年將前進嘉義、台南等地。當每個場地把管理行銷做好,台灣團隊在國內演出的機會就會更多。

 問:兩廳院如何看待,大陸如雨後春筍般的硬體建設?

 答:目前在華人地區的演出場地裡,若以軟硬體兩者來看,兩廳院應該是數一數二的。北京國家大劇院和廣州大劇院,雖然硬體設備很好,但在管理、觀眾拓展上仍需一段時間,回看過去25年,兩廳院也是一步一步走出來的。

 之前,社會曾有聲音反應兩廳院應該廢除審查制度,但在大家需要場地的情況下,為達到最起碼的公平,讓最好的節目進來,審查制度有其必要性。對於大陸的劇場管理者來說,兩廳院的審查制度,是令他們嚮往的,因為他們檔期的分配,有時太傾向人治不夠自主,缺乏可依循的標準。

 問:今年10月,兩廳院將主辦「亞太表演藝術中心協會」(Association of Asia Pacific Performing Arts Centers,AAPPAC)年會,AAPPAC是怎樣的一個組織?

 答:1996年成立的AAPPAC是亞洲太平洋地區各國的主要表演藝術場館所組成的協會,透過每年的會議,各會員組織互相交流砌磋,並觀摩主辦國之場館管理經營及當地藝術活動,有助於各場館互相交流,也是各國開拓國際形象之重要平台。

 兩廳院曾於2001年擔任主辦國,2012年在協會成員倍增後再度主辦,有助於將台灣藝術文化的發展現況及國內表演團體引薦給國際藝文人士,拓展台灣藝術文化的國際能見度,同時讓兩廳院的活力形象走出台灣。

 問:目前AAPPC的會員有那些?對此年會有何期待?

 答:成員包括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雪梨歌劇院、首爾藝術中心、上海大劇院、深圳音樂廳、香港文化中心、東京三多利音樂廳、東京新國立劇場、馬來西亞國油愛樂演奏廳等。至於台灣目前的成員為兩廳院和新舞台,有鑑於今年台灣是主辦國,將有其他場地加入,包括高雄中正文化中心、衛武營、大東文化藝術中心和傳藝中心等。

 過去澳洲、新加坡和日本皆展現參與積極度,平台最希望促成共同製作的誕生,目前還需施點力,才能達到此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