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在香港藝術節演出的作品,編劇黃詠詩的《香港式離婚》。(香港藝術節提供)
英國傳奇編劇莎拉‧肯恩的遺作《4.48精神崩潰》。(香港藝術節提供)
▲「樹寧‧現在式單位」2007年的作品《留著愛》。(香港藝術節提供)
▲今年香港藝術節的節目,英國傳奇編劇莎拉‧肯恩的遺作《4.48精神崩潰》。(香港藝術節堤供)

 有40年歷史的香港藝術節,自去年十月開始公佈今年節目的詳情,不論是針對周年紀念的宣傳文案,或是節目編排的相應策略,都似乎顯得比想像中低調。

 有香港報刊文化版報導坦言,2012年藝術節在節目方面「沒有大鳴大放的驚喜」,卻在一些「實際、小眉小眼的新措施」上,包括在演出前數天於網上上載節目場刊、推出委約劇本的電子書版本,及廣東省「票到付款」和全國送票上門服務──對藝術賞析、觀眾拓展有所幫助。

 的確,要在資訊發達的今天追求為觀眾帶來驚喜似乎只會為自己帶來煩惱。今天香港藝術節面對的挑戰不單在於觀眾的增長率,而是思考其拓展的可能性與永續性──包括本地以外的亞洲其他城市的觀眾。

 香港藝術節 存在競爭

 這張擴展的版圖想像,當然不止於在香港藝術節,來自本土的競爭如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的「新視野藝術節」或「世界文化藝術節」,每年秋天的節期尾聲都與香港藝術節首輪訂票的時間重疊,雖然節目策畫方向不同,但普羅觀眾在近年通漲影響下總有所取捨;另一邊廂的澳門亦在港大力推動其國際音樂節與藝術節,加上台灣國際藝術節及臺北藝術節近年的積極姿態,令香港藝術節在節目策劃上更顯小心審慎甚至是傾向保守,使其手上累積多年用以留住觀眾的籌碼──包括品牌形像的建立、節目質素的保證、雅緻品味的鞏固──不致流失。

 誠然,現在香港演藝文化與60、70年代相較已有很大程度的發展。當時香港演藝文化活動主要是粵劇演出,而來自學界舞台的創作聲音,則集中回應社會現象多於追求藝術質素;至於主要的展演場域是成立於60年代初的大會堂,除了偶爾搬演一些海外製作外,都是上演本地業餘團隊的作品。

 藝術節從1972年由民間一群熱愛藝術的人士組織開始,殖民文化的背景令西方高雅藝術成為了追求的範式;因此1973年舉行的第一屆藝術節內含極重的歐陸元素,當中又不可避免地以英國文化和英語演出為主要核心,當年參與藝團包括倫敦愛樂交響樂團(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布利斯托爾老域劇團(Bristol Old Vic Company)及丹麥皇家芭蕾舞團(Royal Danish Ballet)等。

 本土團隊 相繼入節

 事實上香港藝團專業化的進程尚在發展初段,香港管絃樂團要到1973年8月才成立,並在翌年於藝術節演出,在往後幾乎每年都有參與其中;此外香港中樂團亦在1975年參與藝術節後,一直與之保持密切的合作關係,兩者都是40年來與藝術節合作最多的本地藝團。

 此外就是香港話劇團和中英劇團,兩團都分別在成立3年內就受邀「入節」,並在整個80、90年代保持每年在節中有一台製作。這期間正是兩大劇團最具創作活力的時機,當時受藝術發展局支援的小型資助藝團尚未發展成熟,有一定水平加上有穩定觀眾群的本地專業製作相當有限;而像「進念‧二十面體」般實驗性的作品,亦非仍處發展期的藝術節敢於掌握的;因而亦做成兩大劇團與藝術節的多年合作。

 在這段期間「入節」的劇團不多,如1990年的中天製作,另外毛俊輝則多次以個人或與其他劇團合作的方式參與藝術節,形式亦多樣化,包括音樂劇《風中

 (文轉B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