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壇很少有這樣的情況出現,每逢黨內高層換屆之際,都以一把手總書記為焦點,今年召開十八大,總書記由去年甄補軍委副主席的習近平出任殆無疑問;但更受矚目的是,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和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前景,更動見觀瞻。

 薄、汪競逐十八大常委,早為外界關注。但他們的競爭不單是權力問題,更涉及個人風格、治理政績、區域發展及未來負責領域等問題。

 個人風格上,薄熙來顯然更外放,更具有把政策說透做足的架式,例如「唱紅打黑」;「唱紅」雖是過去的革命歌曲,但狂飆的革命年代也存有如今資本風難以尋得的樸實與理想;「打黑」更是大快人心,薄熙來找來當年遼寧的副手出任公安局長,一股腦打下數百重慶貪官及惡勢力。薄提出的「五個重慶」,建設重慶成綠色森林、暢通交通之城市,廣獲民眾好評。

 相對薄熙來,汪洋則顯內斂。不過也曾執政重慶的這位廣東省委書記亦非省油的燈。在廣東,汪洋也展現其相當意志力,包括讓非政府組織(NGO)不需掛靠單位、踏出民主第一步,在經濟轉型上的「騰籠換鳥」亦劍及履及,近期成功化解了烏坎事件,隨後提出要廣東成為民族復興的推動力、而不是導火線,要廣東人「hold住幸福」,都讓這位八○年代中期與胡錦濤熟稔的政治明星,顯得前途看好。

 坦言之,薄熙來與汪洋各有優勢,汪洋年輕,薄熙來治理績效有成,廣東已成全中國最富庶之地,而未來五年看重慶。因此。不管從治理績效或能力,兩人其實旗鼓相當,各有千秋,也說不定十八大後將各具擅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