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馬帶犬狩獵狐狸,是英國早春時節貴族鄉紳戶外傳統活動(摘自英國每日郵報網站)。

 騎馬帶犬狩獵狐狸,是英國早春時節貴族鄉紳戶外傳統活動(見下圖,摘自英國每日郵報網站)。儘管英國政府在二○○四年以過於殘暴為由,通過禁獵法案,但迄今仍有大批深諳此好的英國鄉紳,樂此不疲。

 今年新年期間,走在英國罕普郡田野,聽到傳來的大批狗吠和馬蹄聲,居住在當地的人,莫不心知肚明。一位熟識的鄉紳友人形容,「這是英國鄉村的最高機密。」

 帶獵犬狩獵狐狸,在英國流傳已逾三百年。工黨一九九七年執政後,以這項源起於十六世紀的鄉村戶外活動過於殘暴,不符合英國現代文明形象為由,大力宣導禁獵法案。

 但帶犬獵狐除了是英國鄉紳的早春活動外,同時也是馬伕、馬童,獵犬訓練者和傳統狩獵衣物用品製造商,賴以為生的管道,政府禁獵,影響廣泛。

 英國國會上下兩院,為此法案,險些爆發憲政危機。蘇格蘭在二○○二年率先通過禁止帶犬狩獵狐狸,但英國國會上議院卻兩度駁回下院通過的禁獵法案。英格蘭和威爾斯二○○四年底通過禁獵,但直到二○○六年元月才落實這個法案。此法的爭議性,不言而喻,要求廢除這項法案的呼聲,也始終不斷。

 以今年為例,便有廿五萬名支持這項英國鄉間傳統狩獵活動的人士,在耶誕節次日聚集一堂,要求政府廢除禁獵法案,其中包括了農業部次長培斯,及環境、食品暨鄉村部次長班揚。

 英國鄉村聯盟指稱,工黨政府制定的禁獵法案是一項「無效、失敗且令人混淆」的法案。

 這項法案實行以來,確實令人感到混淆。法案明文規定禁止帶犬獵狐,但英國獵犬是英國鄉紳狩獵的最佳伴侶,狩獵怎麼能不帶狗?英國政府最後的折衷之道,只好變成,可以帶犬出獵,但不得追捕真正的狐狸,而以追蹤人為線索取代。可是,這又完全不符合動物本性,試想獵犬奔跑在田野裡,遇到活生生的狐狸,豈有放棄之理?

 英國的禁獵法令,始終無法在鄉間徹底落實,地方政府對每年早春的獵狐活動,多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致使獵狐真正成為英國「只可做不可說」的鄉間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