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結束,單一選區兩票制成為眾矢之的,其中尤以民進黨反應最強烈,還有人揚言如果釋憲、修憲不成,就要上街頭抗爭;不過,這裡要翻點舊帳,如果民進黨不先道歉,沒有帶人民上街頭抗議選制的正當性!

 因為,眾所周知,選制之所以改為日本式單一選區兩票制,是民進黨執政時在二○○五年主導修憲所改。這只不過是六年前的事,但民進黨現在卻刻意遺忘自己才是罪魁禍首。要不是當時該黨將整個改革運動民粹化,喊出貽笑民主國家的「國會減半」,至少可以提高政黨不分區立委的比例,改善單一選制不符公平原則的現況。

 事實上,單一選區兩票制最大的受害者並不是民進黨。該黨抱怨,他們在區域拿到四成三的得票,席次只有三成五;但是,如果依另一張政黨票來計算,民進黨得票率三成四,則和其國會席次相去不遠。最吃虧的,其實是台聯;政黨得票將近九個百分點,如果照比例計算,至少應該拿到十席,但由於不分區比例名額太少,台聯只拿到三席。

 確實,國、民兩大黨當時選擇日本式選制,司馬昭之心就是要封殺親民黨、台聯這些小黨。但台聯等還是看得見的受害者,就如知名的政治學者薩托利形容的,這是馬已經跑掉後,大家只看到平靜的馬廄門;可以說,由於小黨在現行選制下沒有生存空間,因此,其他新生社會力量即使勇於投入選舉,但在選民擔心浪費選票的考量下,這些新生政黨不太可能得到支持。

 選舉制度即使不是百年大計,但至少也該有穩定性。台灣凝聚了十幾年的民氣才能修憲改制,但改出這種結果,實施才六年就要改,對台灣未來推動任何改革運動,都有很壞的影響。

 台灣這段選制改革的過程,完全符合社會科學大師阿爾伯特.赫緒曼《反動的修辭》一書中的三種反動謬論;確實,現在還有人提到要改選制,民眾可能會有如下三種反應:首先是「悖謬論」,選制亂改只會帶來反效果;第二種是「無效論」,任何選制變革都是徒勞無功,社會各種深層結構還是難以撼動;第三種是「危害論」,選制愈改愈糟,立委素質愈低落,藍綠愈對立。

 一次虛擲民氣改革的惡果,不只在於政黨對立及國會水平惡化,而在於對改革的傷害,將改革民粹化,讓支持改革的人絕望,讓原來反對的人更加振振有詞,整個社會都更虛無;這樣的氛圍下,怎麼可能進一步改革選制呢?

 選制確實需要調整,但國民黨是最大獲利者,不可能帶動改變;民進黨若有心改變,至少先向選民說:「我錯了!」這樣的選制是他們一手促成的,要再改變,也必須先取得選民的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