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姓男子酒後騎車行經北市北投區,被員警攔下酒測,但郭怕被罰,一直向員警「盧」說不要酒測,員警開了一張拒測六萬元罰單;沒想到,郭事後反咬員警欺騙誘導,向法院聲明異議,法官勘驗蒐證光碟,證明郭最後說了「阿好,我不要配合酒測」,日昨裁定異議駁回。

 郭男去年四月間,騎車行經北投時,被北投分局蕭姓員警攔下,員警聞到他身上有濃濃酒味,要求進行酒測,郭雖承認有喝酒,但說害怕被處罰,拒絕員警酒測,郭某在現場一會說要找人,一會又說不配合酒測,蕭員即以蒐證器材錄影,並在完成手續後,開出六萬元拒測罰單。

 未料,郭某事後不服提出申訴,仍被裁決要罰,最後向法院聲明異議,表示當時有配合吹氣,還詢問員警數值如何,警員就說可能要移送法院,他擔心送法院,才再詢問有無比較好的方法,員警告訴他可拒測,罰六萬元就了事,他因不懂法律,被員警錄音錄影,還簽了字。

 法官傳喚蕭員到庭作證,蕭員強調是郭不願意酒測才開單,勘驗蒐證光碟也看到,員警三度詢問郭是否要配合酒測,郭都是語意曖昧地回說「嗯」、「嘿」、「喔」,而員警再問郭有要配合嗎?郭仍回答:「沒啦」。

 法官認為,郭因懼怕受罰而一再以猶疑反覆不定的方式拖延酒測,冀求警員網開一面不予舉發,認定郭有拒絕酒測的事實;況且倘若郭有吹氣,員警有酒測單,即可依規定送辦,不必再大費周章欺騙誘導錄影,顯然所述並非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