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杉鷹山的啟示圖╱新華社

 ■上杉鷹山發現米澤藩(今日本山形縣)生產的苧麻、紅花都賣至奈良、京都製成高附加價值的布匹、唇膏、染料,因此決定引進技術,生產這些高附加價值的消費品。

 ■日本武士地位崇高,無需參與生產活動,但上杉鷹山要求武士參與生產,他向著武士們說:「什麼是武士的尊嚴?眼看著百姓挨餓受凍卻一點也不在意者,這樣的武士有何尊嚴可言?」

 18世紀日本江戶時代,米澤藩的財政瀕臨破產,不僅國家窮,人民也窮,人民臉上見不到一絲的笑容,情況之淒涼不亞於今日歐元區國家。

 米澤藩新任藩主上杉鷹山甫上任即把自己的薪水調降至原來的七分之一,頒布「大儉令」規定人民每餐只能一菜一湯,禁穿絲織物,改穿棉織物。歷代藩主每次由江戶前往米澤藩,為彰顯藩主的威風,總要率領近千人侍衛,上杉鷹山為降低國庫負擔,不講排場,只率領十人,即使被譏為「一群乞丐」,他也絲毫不以為意。

 他一方面厲行節儉,一方面又引進技術,提升米澤藩農作紅花、苧麻、漆樹的附加價值,同時打破武士不必參與生產活動的傳統觀念。這些改革自然會遭來強大的阻力,但他放下身段以身作則,使得改革理想得以快速實現。

 十年後,米澤藩成為日本最富裕的地區,1783年日本饑荒,各藩餓死逾萬人,僅有米澤藩沒有餓死半個人。這雖是兩百年前的歷史,但上杉鷹山扭轉財政危機的作為卻仍值得我們參考。

 今天全球財政皆岌岌可危,希臘、義大利、葡萄牙、愛爾蘭以及西班牙近期都將面臨償債高峰期,未來三個月這五國所需償還的債務高達1,800億歐元,受此影響,全球經濟自年初以來即愁雲慘霧。

 各國財政並非一開始就這麼糟,就以美國而言,1980年雷根上台之初的聯邦政府債務還不到1兆美元,占GDP僅33%,德、法、英各國的債務比重也在40%上下,而台灣在秉持預算平衡的法則下,債務占GDP比重還不到4%,那個年代,全球財政極為穩健。

 近二十餘年,各國外有自由化的壓力,內有選舉的壓力,前者造成關稅稅收減少,後者則迫使執政者既得調降所得稅又要增加福利支出,如此一來,政府只能循舉債一途,債務豈有不升高之理?不僅如此,每隔三、四年總體景氣總會趨緩,各國政府千篇一律的總會端出振興方案,振興方案的錢從哪裡來?自然又得舉債,如此十年、二十年下來,怎麼可能不發生債務危機?

 美國如今債務占GDP比重已逾100%,日本更逾200%,德、法、英也都超過80%,台灣也跨越40%,地球上幾乎沒有一個國家例外,依瑞士國際管理學院(IMD)預測,這些國家都得花數十年才能讓財政重返穩健,日本最嚴重,估計得花上七十多年才能讓債務比重降至60%。

 從上杉鷹山的財政改革,我們可以發現,改善財政除了政府高層必須以身作則厲行節儉之外,提高產業附加價值及人民所得更是關鍵所在。因為只有產業附加價值提高、企業獲利增加、人民收入成長,政府才能獲得更多的稅收,財政才會進入良性循環。在各國財政岌岌可危的此刻,上杉鷹山的改革作為與勇氣,應該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示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