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航飛回台灣的候機室裡,一位在北京教書的教授聽出我的口音,便直率地問我是否為台灣人?來北京做些什麼?原來這位教授近期受邀至台灣參與國際學術研討會。

 從一開始簡單的攀談,一路聊到兩岸社經差異的議題,教授認為時代環境快速地變化,兩岸年輕人未來所面臨的挑戰更大,更多台灣年輕人到大陸發展,對大陸年輕人反而是一種刺激。他舉例現在年輕人大學填選就讀的熱門科系,背後就是反映當代社會所彰顯的價值,優秀的年輕人將商管金融科系列為大學的首要志願,便是工商產業逐漸發達的標誌,但這些優秀的頭腦都在競逐商管金融項目,未必會營造一個成熟的商業環境,尤其在欠缺法治意識和信任不足的社會環境中。

 這位教授的觀點帶給我一些觀念上的刺激。在台灣,最優秀高中生會選擇醫學或理工,因為這些專業代表未來更好的薪資收入和更高的社會地位,台灣是重視技術價值的社會;在大陸,成績最優秀的學生多半選擇商管科系,大陸著名的985工程大學,商管學院的資源最多,課堂上外系學生的學習動力更為驚人,企管金融知識成為大陸學生眼中的「常識」,商管學位的學費,也成為學校的金雞母。

 舉個實例,光華管理學院,在學術風氣較濃的北大獨樹一幟,根據校友會資料的統計,光華管理學院的畢業生,年薪可達17萬元人民幣以上,幾乎可比台灣百萬年薪的高收入群,但高收入的知識精英未必對成熟的商業環境有所貢獻,有時候甚至是種掠奪和負面示範。

 當前中國社會,急功近利的成功哲學似乎大行其道,一來反映改革開放後社會經濟型態的轉變,大陸人民遵循實事求是的務實路線,一部分人富起來的成功之道,成為大家所嚮往榜樣;其次,當社會大多數人為追求物質生活而努力時,對成功之道的片面理解,不僅忽視成功背後的艱辛,甚至崇拜絕對標準下,社會價值觀呈現偏頗;最後,知識精英普遍接受這個價值觀而追尋財富與成功之時,社會所喪失的信任感將難以估計,必定更不利大陸走向充滿信任、誠實的商業環境。

 講求與時代接軌、講究成功就是一切的邏輯下,甚至不惜任何代價的風險,最容易發生在經濟騰飛的高速發展階段,就像電影《華爾街》所言:貪婪是好事!但這種價值觀往往會腐蝕人際關係的信任,趨向自利。經濟利潤的極大化,將過程中許多的外部成本,交由社會來承擔的類似新聞,不斷在兩岸上演,商業教育亟須加強企業倫理與社會責任的重要性。

 兩岸的企業社會責任屬於待深耕的處女地,台灣整體表現或許比大陸好一點,但台資企業往往不能成為好榜樣,甚至倚靠地方金權裙帶關係牟取額外利益,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的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