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類型的國際景區相比,大陸各風景名勝的門票往往貴得嚇人,遊客卻只有默默挨宰的份,例如日本富士山可免費遊覽,但中國安徽黃山景區門票卻高達二三○元人民幣(下同)。這些不合常理的超貴門票,已成為地方政府創造收入的重要途徑。

 以四川著名的九寨黃龍為例,九寨溝門票二二○元,黃龍門票二○○元,還有景區內的各項消費,如觀光車九○元,以及黃龍索道上下行共一二○元。

 賞名山大川要錢,看文化古跡也不便宜。曲阜「三孔」景區聯票價格為每人一八五元,孔廟、孔府、孔林票價分別為一一○元、七五元、五○元。

 比起大陸動輒上百的門票價格,國外景點門票和老百姓的收入相比非常合理。珍寶如山的大英博物館免費向公眾開放,印度泰姬瑪哈陵對外國人收取高額門票費,但對印度本國人僅收取象徵性的二‧五元。美國的科羅拉多大峽谷是世界自然遺產,門票為一車二五美元(含車內所有乘客),買一張票就可以在七天內自由進出景區。

 大陸景點門票定價沒有一定的依據,價格也是想漲就漲,毫無約束機制。旅遊經濟現在變成了「門票經濟」。

 有人認為,收取高價門票能夠更好地限制遊客數量,更好地保護景點。但事實上,由於大部分旅遊資源的稀缺性、獨占性、壟斷性,無論門票是五十元還是五百元,遊客基本上都是抱著「一輩子就來這裡一回」的心態,一咬牙掏錢「認了」。

 以二○一一年的中共國慶黃金周為例,北京故宮單日接待訪客十三萬人次,八達嶺日接待六‧四五萬人次,張家界單日五萬人次,遊客數量已遠非高價門票可以阻擋。大陸的高價門票已然成為中國旅遊業的一大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