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春節長假今結束,鐵路春運也迎來返程人潮最高峰,搭上廣州至北京一班列車的馮建,透過電話在火車上嘀咕著說,過年老發「龍年行大運」之類的拜年簡訊給周遭朋友,自己反而不敢奢望今年能行什麼大運,只知道一回北京後,又要在餐廳廚房忙活一年,返回工作崗位就是向「窮忙族」隊伍報到。

 在北京世貿天階附近一廣式火鍋餐廳擔任主廚的馮建,和在同一餐廳擔任服務員的女友來北京已一年多,二人合算一下去年的淨存款只有三萬多元人民幣(下同);馮建感嘆,自己不但是青貧族(青年貧困),而且還是個窮忙族,從早忙到晚,但距離買房、成家的目標卻還有十多年。

 打工的發牢騷稱工作是越忙越窮,而在北京地鐵雙井站附近與友人合開一間台式風味餐廳的余先生則表示,餐廳員工至少食宿都不用煩惱,自己雖是老闆,卻還必須找房子租住,去年盈餘配發到四名股東身上,換算下來,自己一整年的收入連二萬元都不到,比打工的還不如。

 相較於餐飲服務業,在北京一廣告傳播公司上班的胡櫻夕,算是標準的都會白領。但她也說,都會白領真的就是薪水「白領」,雖然一個月工資有六、七千元,但繳了房租和交通等固定費用、添購化妝品和朋友間的聚會後,外表光鮮亮麗的白領們,說穿了也是工作著的貧困戶。

 大陸一項針對上班族存款結餘的調查指出,超過六成上班族的年存款不足一萬元,和台灣窮忙族占總就業人口五分之一相比,胡櫻夕說,大陸更是不遑多讓,而在薪資漲幅跟不上物價上漲,以及全球經濟仍持續低迷的情況下,窮忙族大概會是龍年最興旺的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