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

 蔡主席: 很多人都說,今年台灣大選會讓人記住的有兩件事:一是選舉的結果;一是蔡英文的選後聲明。

 您的發言,不同凡響,感動了許多對您並不了解的人。包括中國大陸的人。

 您說:「未來這四年,雖然我們沒有辦法以執政者的角色,來實踐我們的理想;但是,這並不代表,在野就沒有力量。」因此,我也想就這段話特別提出兩點建議。

 選後,許多人對您在一些地區,尤其是南部縣市的得票不如預期,難以接受。有人歸因動員不夠。另也有人在討論:即使在南部,許多支持民進黨的人,在立委和總統投票上會不會產生不同考慮?他們投立委的票沒問題,但是在總統的這張選票上,會不會因為擔心兩岸經貿一旦倒退而影響到自己的現實,而有不同的想法?

 因此,就一名中華民國的公民對他所期許的反對黨主席,我想給您的第一個建議是:對於這種現象,不應該止步於泛泛的臆測,而應該做深入的調研。因為這個現象不只和如何解讀一些不表態的「中間選民」有關,隨著馬總統連任,兩岸經貿更進一步拉近,它對四年後的總統大選,影響可能更大。民進黨如果想在四年後走上山頂的最後一哩路,就應該在現在就切實了解其根由,並尋找對策。您雖然堅辭民進黨主席,但是在離任之前,卻有立場也有責任徹底檢討這次選舉結果,尤其在如此重大的一個現象上。

 第二個建議是:在您離任之前,啟動民進黨重新檢視如何面對「九二共識」,並提出新的兩岸政策。不論民進黨下任主席是誰,不論下一次要挑戰最後一哩路的是誰,這兩件事都是他/她要面對的,並不免成為箭靶的。而現在由您來啟動對這些事情的正視與討論,卻有充分而正當的立場:深刻檢討這次選戰,以為後師之鑑。否則,如果民進黨還是提不出新的兩岸政策,四年後的選舉,不難想像貴黨形同把兩岸議題的制高點優勢繼續拱手讓給對方。

 政治人物做的事情再多,也不如掌握一些關鍵時刻的奠基性工作。今天大家談到台灣的解嚴,會說「當年如果不是蔣經國…」。談到大陸的經濟發展,會說「當年如果不是鄧小平…」。如果您今天能掃除障礙,啟動民進黨從新的視野來檢視兩岸政策,進而對民進黨的未來產生深刻影響,將來大家一定也會說「當年如果不是蔡英文…」。

 投票那天,令人感觸很多。回想三十多年前的選舉,投票所是一些火爆事件的引發點;二十年前,投票所是反對黨要緊盯監票的重地;近十年來,投票所成了社區一個比較大的活動地點;到今年,我發現自己要去投票的地方竟然是自家樓下的一間圖書室。圖書室外面,負責維持秩序的警察,真正能做的事不過是幫一名投票的媽媽照顧她的寶寶。

 台灣的民主,不但深化到血液裡,也成為我們最自在的氣質。而在這漫長民主路上,黨外及民進黨的積極參與和貢獻,煥發著耀眼的光芒。未來四年,是中華民國關鍵性的發展階段。我們對執政的國民黨有很深切的期待,對於在野的民進黨,也有同樣的期許和請託||在兩岸政策這種影響我們如此重大的事情上,不要拘泥於成見,而能更積極地監督、參與並發想。如此才能符合您在選後聲明中所說的在野者的力量,也符合大家對兩黨在重大政策上正向競賽的期待。

 我看到您開始謝票之旅,並提出三個檢討方向。不揣冒昧,建議可再深入探討之處如上。(作者為出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