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法新社照片)

 既不民主,人命又不值分文的「朝鮮人民民主共和國(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簡稱 DPRK)」大獨裁者金正日,去年十二月十七日壽終正寢。他生前自己指定由幼子金正恩(法新社照片)繼承大位。包括他的長子金正南和次子金正哲在內的其餘人等,都不敢作聲。北韓人民久經訓練,更是全民裝模作樣,痛哭流涕,競賽誰哭得比「如喪考妣」還要悲痛,成為耶誕前後全世界的笑柄。

 北韓受到全世界注意,有兩個原因:其一,是平壤政權窮兵黷武成性;加以對外封閉多年,誰也不知道北韓勞動黨(Korean Workers’ Party,實即共產黨)會闖出什麼禍來。舉例而言,如一九五○年北韓大舉入侵南韓,幾乎引起世界大戰。其影響之一,是美國杜魯門總統原已放棄台灣;卻因此派遣第七艦隊巡邏台灣海峽,使撤退來台的中華民國政府,獲得喘息重整的機會,勉強也可算是拜北韓之賜。

 其二,是北韓今非昔比,已經擁有核子武器與製造飛彈的技術。金正日在世時,曾試驗性發射飛彈,越過日本上空,墜入太平洋中,弄得日本朝野惶惶不可終日。時至今日,台灣人看金正恩繼掌政權,不過好奇而已,並無遭受任何威脅之感,但日本與南韓的感覺,就完全不同了。

 金正恩越是不為人知,外界對他的好奇心就越重。數周以來,報章雜誌刊載的文章不計其數,但猜測者多,有真知卓見者少。世人迫切想知道的,其實很簡單:金正恩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對世界情況的認識如何?最要緊的是:他會比他父親溫和一些嗎?還是比金正日更加蠻橫無理?

 美國有個《國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網站,與《奧比斯(Orbis)》及《大西洋月刊(Atlantic Monthly)》兩家雜誌合作,找到現任北京清華大學美籍研究教授李文(Joseph Levine),撰寫一篇分析北韓今後走向的專文,剛在Orbis冬季號刊出。

 李文的專長是研究中國大陸,他有些異想天開,拿毛澤東死後大陸鬧繼承問題的舊事,與北韓相比。先敘述毛死後,華國鋒與江青的故事;也提到史達林死後,赫魯雪夫如何改變前蘇俄。那都是老話了,此處無須重述。他對北韓情勢的分析,倒有幾分道理,要點是說:金正恩可能改弦易轍,在北京默許之下,效法中國,走「改革開放」路線。

 李文舉出兩點理由,解釋在金正恩執政後,北韓可能換張溫和些的面具對外的原因。其一,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道路。鄧小平南巡,喊出「發財有理」口號,不止改變了大陸意識形態,還為北韓領導人指點一條明路。

 其二,金正恩沒去過別的國家,卻到中國大陸參觀訪問過許多次。北韓如改採鄧小平所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路線,對雙方都有好處。北韓的經濟可以活化,不必再依賴從鴨綠江北岸走私來的日用百貨。經濟活潑之後,絕無可能再走回頭路了。

 李文點出圍繞在金正恩身邊的「官邸派」人物,台灣從無人介紹過。他們分別是:金正恩的姑母,金日成的大姊金敬姬,姑丈張松澤,與三軍總司令李英鎬。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稱這三個人為「三人攝政團(The Troika of Regents)」。每逢金正恩在公共場合現身,這三人必定緊隨在後,可見他們地位之特殊。

 但也有人不同意李文過於簡化的看法。金正日殘暴統治下,北韓已經孤立了六十六年。早被馴服的朝鮮人民,也不像中近東民智已開的國家,年輕人會揭竿而起,要求改革開放。何況北韓缺乏獨立的大眾傳播媒體。只要越過北緯卅八度線,老百姓根本不懂什麼叫做民意,又如何能影響政府決策?

 中國大陸經濟突飛猛進,或許是唯一能刺激朝鮮人民起而學習的榜樣。外界需要瞭解,政治革新未必會帶來經濟發展,但經濟發展必將激發人民爭自由、學民主的潛在力量。金敬姬、張松澤、和李英鎬三人聯手,也難抗拒廿一世紀的潮流。謎樣的北韓,和謎樣的金正恩,若不知隨同改革,必然會被時代巨流衝入東海,面臨滅頂之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