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中國人,尤其是不生活在大陸的海外華人,對中共內部開明派所倡議的「體制改革」熱情擁抱,雖然那只是「體制內改革」而不是「改革體制」。

 多數人似乎相信,只要持續開明,一黨專政是可以容許的,甚至只有開明專制才能救中國。

 然而,一旦官員腐敗成風,開明將被扔進垃圾桶,只剩下專制。今天世界上,確實有堅持開明專制而成功的案例,但都是法律鮮明之國度,雖然在專制之下無法治(rule of law),但至少得有法制(rule by law)。在中國官場,腐敗成了法制的攔路虎,黨紀也嚇阻不住黨員的斂財,到了「不治腐敗就亡國,治了腐敗就亡黨」的境地。大陸國家主席及總理已多次公開警告,官員及黨員的腐敗已威脅到政權存續。

 那麼,中國往何處去?西方的自由民主對中國水土不服,東方式的開明專制又難以去腐,如果有「中國模式」,它長什麼樣?摸著石頭過河,下一塊石頭在哪裡?這個大哉問,其實有一個突破口,雖然它極端的政治不正確,那就是:向台灣經驗找靈感。

 大多數的大陸人,還用統獨二分法來看兩岸關係,這是短視。大中國民族主義,只會激起台灣的本土民族主義;荒謬的是,大中國民族主義是極為近代的產物,在那之前,中國的傳統是天下主義。甚至可以說,大陸用大中國民族主義來框制台灣,其實也是一種中了西方帝國主義毒素的症狀。

 至於大陸好以康熙大帝最終擊敗鄭氏家族收復台灣為喻,這也是一種中了皇朝毒素的病症。該場歷史事件乃是一姓朝廷消滅另一姓朝廷之帝王私業,無關中國在世界上之命運,將其類比於21世紀的兩岸關係,毋寧是一種不自覺的自我文明矮化。

 台灣方面,許多人也陷入了同樣的短視。在中共的擠壓之下,陷入了統獨的二元思維,或幻想「長期保持現狀」。同樣在缺乏大歷史觀及未來世界觀的情況下,台灣多數人還沒意識到,台灣雖然小,卻是中華文明的新器官,大陸未來轉型的幹細胞。歷史賜予了台灣一個影響世界命運的機會,那就是用台灣經驗影響中國進而影響世界。當下,台灣依然還有餘地實施這條策略道路,但隨著世局之變化,5年、10年後機會是否還存在,就很難說了。

 機會稍縱即逝一說,同樣也適用於大陸。對於兩岸關係,中共焦慮無比,深怕「失去台灣」的責任落在自己這一代領導人身上。他們還沒有意識到,台灣可以成為中華文明的新器官,台灣經驗足以成為幫助大陸渡河的一塊石頭。一黨專政的中共,所面臨的所有挑戰,幾乎都可以在台灣經驗中找到成功案例或失敗案例。例如:如何通過土地政策釋放龐大的社會生產力?如何逐步開放人大代表直選以交換人民對一黨專政的善意?

 當然,台灣經驗中也存在尚未洗盡的中國傳統病症,它們阻礙台灣進一步文明化,但這些痼疾也提醒大陸,在未來改革中,最大的絆腳石是什麼。

 台灣是中國文明的探路者、未來中華文化的2.0、歷史遺贈給中國轉型的幹細胞。狹隘的主權之爭,豈能代替這深沉的意義?

 (本系列完)

 (作者為戰略顧問公司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