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姓男子於八十五年底委託大陸房地產代銷台商、中國運通公司及住商公司負責人柯耀明在上海買房,卻被陸商跳票,他在台打官司向柯某求償,一、二審卻都敗訴;直到高院更一審,合議庭認定關男既已付柯購屋款四百七十八萬餘元,柯便有義務替他取得房屋所有權,改判關某勝訴。但全案仍可上訴。

 柯耀明在台原為房仲業者起家,八十三年間獨資創立中國運通公司、住商公司,以「個體戶」之姿勇闖上海房地產代銷市場,卻在八十八年間被上海新建公司連續跳票。

 關某是其中一個受波及者,他表示自己在八十五年底,因在台看到柯某登廣告宣稱,購滬房地產後出租,年獲利至少十八趴,便陸續交付四百多萬給柯某,委託代購新建公司位於上海楊浦區黃興路的房屋,卻始終無法交屋。

 糾紛發生後,柯耀明的住商公司曾以代理商身分,提出以鄰近房屋更換,但最終也未完成交屋,關某於是在五年前,在台打求償官司,但一審以關與柯本人的委任關係及柯的侵權行為均不存在為由,駁回他的訴訟;二審另以柯某沒有因此獲利為由,二度判關某敗訴,他不服再提上訴。

 案經最高院發回高院更審認為,關某確實有交給柯四百多萬的購屋款,根據房屋買賣契約,柯某有為關取得房屋所有權的義務。

 判決指出,雖然柯耀明主張關是透過旗下中國運通、住商公司向上海新建購屋,但運通、住商兩公司既和未經我國許可的上海新建購屋,兩公司的負責人柯耀明就應連帶負「出賣人」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