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核危機引發的石油禁運問題,考驗中國外交應變能力,《環球時報》昨天社評指出,中國無法成為這場危機的局外人,要繼續向伊朗購油,並反對改變目前的政權。

 這篇題為〈中國當不了伊朗危機的局外人〉的社評說,美歐對伊朗核能力的鏟除逐漸演變成對伊朗政權的鏟除。第一步切斷伊朗生路的石油禁運不會收回。即使伊朗不先發制人對歐盟斷油,半年後西方也會對伊朗的全面石油禁運攤牌。

 美歐同伊朗攤牌,終將部分轉化為美歐同中國攤牌,除非中國現在就主動後撤,亦即中國是否應當甚至須服從美歐的戰略布局。然而,中國進口石油10%來自伊朗,中國不是局外人,無法置身事外。

 社評說,中國既然必須介入,應該聚焦在伊朗問題上最大的現實利益,以及保護中國外交基本原則。前者是繼續從伊朗購買石油,後者是反對外部通過壓力強行改變一個國家的政權,尤其反對用戰爭威脅。

 社評建議中國應與東亞及南亞國家協調,結成繼續從伊朗購油的「臨時同盟」。另外,不排除美國為阻止中國從伊朗購油,在關鍵時刻採取某種激進作法。中國應對局勢的發展有足夠估計,並能在權利受損時,強力反制。這涉及到為今後的中美摩擦定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