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住家樓下商場裡有一家麥當勞,一共有兩層,一樓是專賣拿鐵、卡布奇諾和蛋糕的麥克咖啡廳,地下室才是賣漢堡薯條,兩邊裝潢和價位都不一樣,照麥當勞規定兩邊的客人是不能跨區的。然而這樣的規定,卻是對大陸人民文明水平的一大考驗。

 一樓咖啡廳的客人相對比較少,我閒來無事喜歡坐在靠窗位子上,看著外面東三環路上人來熙往,但是這樣的悠哉和愜意卻屢次遭到破壞。有一天,我正在裡面喝下午茶,望著街景發呆,突然聞到一股菸味,嚇了一跳,四下張望後發現是隔壁桌3名中年男女其中一人在抽菸,他顯然知道室內禁菸,所以把手上的菸藏了起來,但並沒熄掉。我走向服務櫃台,向年輕的服務員投訴有人吸菸,她面露難色、猶豫了半天,最後才勉強走過去那桌看了兩眼;那三人立刻凶狠地瞪著她,先發制人地說,「妳看啥?!」她只好退了回去,而我因為受不了菸味也只好回家。

 一天上午,我又到麥克咖啡喝咖啡,照例坐在靠窗的位子。沒多久兩名女子進來占據了另一張靠窗位子,她們熱烈地展開了直銷的對話內容,但是過了好一陣子都不見她們消費。接著一名大約60多歲的西方男子推門進來,他看看那兩名女子,再看看另外靠牆的3張桌子,然後他轉向櫃台買了咖啡蛋糕,端著托盤直接走向那兩人。他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向她們說:「我想要坐這個位子,妳們沒有買東西吃,所以我想妳們不應該坐在這裡。」這兩人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他在說什麼,但是乖乖地收起東西離開了咖啡廳。老外坐下來後,跟我打個招呼,眨個眼,說:「我的中國老婆叫我不要這樣做,會被人從背後砍一刀的,可是我實在忍不住啊。」我笑了起來,「她是開玩笑的吧!」「不是的,她是說真的。」我突然笑不出來了。

 我們倆喝著自己的咖啡。沒多久,又進來年輕的一男一女,直接在靠牆位子坐下來,也是一直沒有消費。老外又站起來走過去,客氣但堅定地說,「你們沒有買東西,是不可以坐在這裡的。」兩人臉上是莫名其妙的表情,老外再指指每張桌子上、聲明沒有在麥克咖啡消費就不該占位子的牌子。他們兩人才起身到地下室去。

 類似的情況在台灣也會發生,然而在大陸的速食店裡,更是不罕見。一方面由於餐廳並不希望強制執行,得罪客人,另外服務員大都是外地來的年輕人,沒有太多社會經驗,面對狀況根本無法有效處理,只能端看人們的文明程度了。而希望享有應有消費空間的我,只能期待文明的進程快快加速前進,讓消費者受到尊重,讓服務員不需難為。不過我覺得有趣的是,當我或服務員表示抗議時,通常不會得到正面回應;反倒是當西方人出面主持公道時,這些人卻能自知理虧而屈服,其中原因頗令人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