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iPad等產品在中國大賣,最近其代工廠卻陷入剝削當地勞工的指責。大陸部分官員和學界認為,血汗工廠的背後是長年未能解決的戶籍改革,農民工在城鎮無法落戶,淪為二等公民,如今出現第二代農民工,反對歧視的聲浪風起雲湧,戶籍改革已到不能迴避時刻。

 蘋果在大陸賣到不行,但《紐約時報》日前報導大陸工廠勞工如何被剝削。大陸《新華海外財經》網站認為,出現「血汗工廠」與大陸戶口制度有絕對關係。

 大陸一九九二年成立戶籍制度改革小組後,隔年即提出「取消農業、非農業二元戶口」戶籍改革目標,迄今仍未完全落實,使絕大多數農民工在城鎮處於「半市民化狀態」,工資低廉,飽嚐歧視。

 官方統計,城鎮居住半年以上的農民工及其家屬近一億七千萬人,包括三千萬舉家遷徙進城人口和幾千萬城市間流動人口。他們不能享有與城鎮居民相同的子女教育、公共醫療及社會保障等福利。

 中國社科院社會學所研究員陸學藝指出,近年社會衝突層出不窮,很大原因是八○、九○後新一代農民工,與耕種的上一代完全不同。他們不能忍受加諸其身上的差別待遇。

 陸學藝說,目前實行城鄉分制,兩種戶口,無異在一個單位實行兩種制度。同工不同酬,同工不同時,同工不同權,社會如何安定?中央黨校教授王貴秀認為,戶改之困難,在於需要醫療衛生、社保、財政分配、教育保障的配合,涉及最少十四部門,甚至牽動既得利益。

 國家發改委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任李鐵指出,「中國未來推進城鎮化重點是戶籍制度改革。」《人民網》亦引述多位學者話說,「戶籍改革已成熟,讓戶口告別憤怒。」陸學藝說,戶籍制度不太可能一下子放開,但「政府的政治承諾很重要」,同時要兼顧社會承受能力。

 當局曾對五百多名廣州市民進行問卷調查,近七成贊同農民工落戶當地,只要他們有工作,買得起房子,無犯罪紀錄,但多數不願與農民工結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