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任者沒有蜜月期,遑論試驗期;馬英九總統第二任新內閣在開春後擺好陣容,老幹新枝,而且納入不少敢言之士,值得肯定。最重要的,內閣改組不在於閣員是否都是新面孔,而在於政府政策效能是否確實全新啟動,這就有賴所有閣員拿出魄力,肯擔當、肯負責,才能創造馬總統希望的歷史評價。

 這次改組最早披露的財經小內閣,反而遭到較多批評。原因很簡單,除了中研院士管中閔出任政務委員外,都是老面孔搬風。然而,誠如閣揆陳冲所言,面對歐債危機總不能都是新船長,老手的好處是讓民眾安心;一個球隊不可能個個都是王建民,政務官各司其職,各負其責,才能將團隊戰力發揮到最高。不要小看政務委員的功能,事情是人做的,有些人為官投閒置散,有些人天生就會找事做,管中閔或許就能為財經小內閣注入推力和動能。

 新閣名單中有不少讓人眼睛一亮的人士。諸如從谷哥挖角回台灣的張善政出任政務委員,他早年即任國科會科技處長,二○○○年政黨輪替後離開公職,轉到民間公司任職,業界與政府歷練都夠豐富;新閣發布出任國科會主委的中研院士朱敬一當年與他同期擔任人文處長,兩人交誼甚深互動更佳,相信可以為升格後的科技部及台灣科技產業再升級,創造一番新局面。

 此外,從香港大學延攬返台出任文建會主委的龍應台,著作豐沛,在人文圈分量極重,對權力者以敢言敢諫著稱,從來不是唯唯諾諾之輩。當年馬英九延攬她從德國返台出任文化局長,為馬市府團隊增添不少光釆,這回馬英九再次說服她為政府服務,還要重振文建會自去年夢想家爭議後的低迷士氣,任務艱鉅,卻讓大眾對未來升格後的文化部更加期待。

 中央大學校長蔣偉寧則以黑馬之姿出任教育部長。他很誠實的說,他至少要花一個星期時間做功課,十二年國教推動在即,甚至包括「免試入學超額比序條件」、「特色招生辦法」都要在五二○前的四月就得定案,他得花最少的時間進入狀況,並在限期內做成決策,必然是極大的挑戰,但對衝勁十足、行動快速,講究創意和效率的蔣偉寧而言,應該不是大問題。

 這次入閣的前民進黨籍高雄縣長楊秋興受訪時自陳要關注台灣的農業系統,特別是南台灣。他認為國民黨在南台灣還需要耕耘,他的思維可以挹注國民黨政府的不足,相信也能和學者出身的新任農委會主委陳保基相輔相成。

 對社會大眾而言,能人幹士願意為政府服務,代表這個政府可以讓人信賴。然而,在台灣為官不易,政務官上有總統、院長,下有輿論監督,旁邊還有上百位火力勇猛的立法委員,官員不是坐著聽訓就得站著挨罵,「官不聊生」讓學界和業者視為官為畏途。這次能擺出不乏新意的布局,顯見馬總統為人還是受到肯定,才會讓這麼多人才願意放下自己熟悉的學術生活或在業界一展長才的機會。

 既已做了過河卒子,只能拚命向前。新內閣還沒就任就要面對歐債風暴,台灣景氣逼近藍燈的危機,整體大環境對新內閣極為不利;但是,馬政府沒有連任壓力,兩年後才有選舉,相對可以安安靜靜做點事,不受到太多政治外力的干擾。

 政務官來來去去,下台時要淡然處之,但既點頭上台,就得做好完全的心理準備,只許成功不許失敗,拿出不做出點成績絕不罷休的拚勁。馬政府第一任績被譏評為「無感」,和部分政務官不敢、不肯為政策辯護相關。這次重回內閣出任經建會主委的尹啟銘,相信和他在大選期間火力旺盛為ECFA政策辯護有關。

 身為政務官不只在選舉期間才有需要辯護,時時刻刻都要為自己拍板定案的政策負責,不能見立委就彎腰,見媒體就落跑;但凡建議或批評,有道理者敬謹受教,沒道理者當然要挺身說「不」,做得好民眾自會給予掌聲,做不好二話不說請打包走人,沒有任何委屈可言。馬政府不是馬總統一人的政府,這個政府需要政務官共同擔起責任,總不能年年讓總統在家「閉門思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