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法國將士吹來,吹走

 把日本帝國吹來,又吹走

 把海戰吹得魂飛

 魄散

 沒事天天追鳥嶼、西嶼

 追七美、桶盤

 (幾十個島嶼也在風中

 追來追去)

 追累了

 就趴在吉貝沙尾吐舌頭

 喘一口氣

 像孫悟空

 一翻觔斗,十萬八千里

 天后宮看在眼裡

 一笑置之

 吹得中央街那口井

 四眼睜不開

 咬住大海不放

 咬得浪潮哇哇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