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盡頭⊙魏琪樺/攝影

 我們約好一起逃亡,妳暫且拋開例行公事,我跨過畢業前的關卡,回到最懷念的中部簡單巡禮,最後索性騎著摩托車朝海邊前進。

 若每輛車經過必留下軌跡想必道路早該磨損不堪了吧,但我們走的那條路隱密方里之外少有人跡。

 彷彿天地為兩人就此展開一條全新路途,當我們赤腳深入泥巴溼地。

 海水被擱置在沙攤上閃閃發亮,寬廣的地平線左右無限地延伸。

 不帶有任何文明的象徵,不是電腦電視不是報章雜誌文字的四角方框。

 我們終於走向曠野心境卻抵達所謂的遠,相信非要體會這樣的虛無,才能把都市的一切剝除,唯有大自然有這般強大力量沉靜心靈的揪結。

 離去前巨大的白色風車持續轉動著,不論是世界或人都理當如此,在真正閉上雙眼之前,就一直走到時間的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