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年11月7日,中國共產黨創建紅色政權——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宣告成立。圖為江西瑞金市沙洲壩「蘇區二大」舊址。(新華社)
▲1933年5月30日至6月3日,對國府而言屬於叛亂政權的中共蘇區舉辦「五卅」運動會。地點在江西瑞金葉坪大運動場。(新華社)

 編者按《中國二百年──從馬戛爾尼訪華到鄧小平南巡》遠流出版,作者自序中指出,本書記述自1793年馬戛爾尼使團訪華到1992年鄧小平南巡這兩百年間中國發生的重大事件。全書500多頁,本文摘刊中共中央遷入江西蘇區後到國共合作抗日的部分章節。

 九一八事件之後,南京政府面臨嚴重困難,蔣介石在近一年中顧不上對付蘇區。

 1930年10月中原大戰結束,南京中央政府地位鞏固了,蔣介石開始注意在湖北、湖南、江西的蘇區。

 1930年10月、1931年4月和6月,蔣介石三次圍攻蘇區,毛澤東採用誘敵深入之計,伺機各個擊破,使每次圍攻都以失敗告終。

 中共中央遷入蘇區

 到了1931年4月之後,原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機關陸續轉移到贛南蘇區,準備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那裡被紅軍控制的縣城有21座,5萬平方公里土地,250萬人口,5萬紅軍。

 現在還不清楚這個決定是怎樣做出和為什麼這樣作,一般認為是因為上海的機構受到了嚴重破壞。不過可能還有其他的原因。

 上海的中共中央長期以來已經越來越不適應形勢了。不但遠離莫斯科,無法及時得到指示,同時又遠離蓬勃發展的紅軍根據地,那裡經常產生爭執和請求中央仲裁(例如毛澤東就曾與朱德及陳毅產生矛盾而離開軍隊),而中央又難以及時弄清情況,這也許是大轉移的真正原因。國民黨特工的加強並且破壞了部分中央機關只是加速了轉移的速度。

 1931年4月,張國燾赴大別山組織中央分局。同月任弼時、王稼祥等組成中央代表團赴贛南蘇區指導工作。

 10月中,王明去莫斯科擔任共產國際執委會成員。

 11月,中央代表團指責毛澤東犯有嚴重錯誤,如「缺乏明確階級路線」、「游擊主義」、「狹隘經驗論」等,他們撤消了毛澤東的軍事指揮權。

 11月7日,「中華全國蘇維埃第一次代表大會」於瑞金開幕。

 在這個會議上成立了龐大的「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和「中央執行委員會」。中共以這兩個機構來領導中國的蘇維埃運動,計畫使革命在一省或幾省首先勝利,然後再達到全國勝利。

 12月上旬,周恩來到達瑞金擔任蘇區中央局書記。毛澤東的權力被一步步剝奪,只保留了蘇維埃共和國主席頭銜。

 九一八事件之後,南京政府面臨嚴重困難,蔣介石在近一年中顧不上對付蘇區。

 1932年6月,南京政府再次圍勦蘇區,這次他們先集中力量對付大別山和洪湖兩處,9月底賀龍不得不放棄洪湖轉移到湘西。10月張國燾也被迫離開大別山進入川北。

 1933年1月17日,原來留在上海的(由博古【秦邦憲】負責)臨時中央也遷來贛南,在上海只留下一個祕密聯絡點,在那裡可以用電台與莫斯科聯繫。

 1933年2月,蔣介石開始了對贛南的第四次圍勦,這次仍然以失敗結束,中央軍陳誠部受到慘重損失,不得不撤退。

 1933年9月,共產國際派李德(Otto Braun, 1900-1974)至瑞金任軍事顧問,李德為德國人,原名布勞恩。他曾經參預建立巴伐利亞蘇維埃,失敗後逃往蘇聯並在那裡接受了訓練。

 顧問一職本來只是提供咨詢,但是總書記博古不懂軍事,不得不仰賴李德,當時人稱博古、周恩來和李德為主持決策的「三人團」。

 放棄根據地

 蔣介石和他的將領們總結了過去四次圍勦失敗的教訓,決定了新的作戰方式。

 下一次他們不再長驅直入以免陷入伏擊,而是從蘇區四周小心地一步一步推進,使紅軍主力的活動餘地逐步縮小,最後不得不與國軍作正面交鋒。

 他們的包圍圈將不僅是軍事的,也是經濟的。要切斷蘇區與外界的一切交往和貿易,雖然說蘇區基本上是自給自足的農業區,但是畢竟有不少生活必需品仰仗區外,特別是食鹽、棉布、醫藥等等,切斷這些供應,就會使蘇區的生活日漸艱難,士氣也隨之低落。

 他們的包圍不僅是經濟的,還是政治的,首先對自己的部隊實行政治訓練,明確作戰目的。還要消除社會腐敗,提倡儉樸廉潔,在被他們收復的地區嚴行保甲,肅清蘇區的間諜和照顧農民利益等等。

 這些措施在1933年10月開始的「第五次圍勦」中實施了,儘管實施得不算徹底,但是確實也使得紅軍逐步陷入了困境。

 1934年4月,蔣介石迫使紅軍固守蘇區北大門廣昌,使紅軍損失6萬人,其中4千人陣亡,過去紅軍總是依靠勝利來補充自己的裝備、給養和彈藥,而現在只有損失沒有補充,紅軍將領們對這種作戰方式極為憤怒,彭德懷指責李德:「崽賣爺田心不疼」。

 紅軍內部對這個被動情況的分析有很大分歧,李德和周恩來認為這是因為蔣介石採用了步步為營的戰術,而毛澤東則認為這是因為紅軍自己放棄了靈活機動的作戰原則。

 總之,到了1934年夏,紅軍已經準備分批離開贛南另尋出路。

 7月份,方志敏率一支紅軍向北面突圍失敗而全軍覆沒。

 8月份,蕭克率部向西突圍與湘西的賀龍部會合,稱第二方面軍。

 10月中旬,中華蘇維埃和那裡的紅軍主力,也就是第一方面軍,不得不放棄他們經營多年的贛南蘇區。

 進入川北的紅軍後來稱為第四方面軍。(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