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巨幅緙絲作品(2.85米×2.8米),以劉令華《貴妃醉酒》為底稿,由曹美姐領銜製作,11位織娘通力合作,耗時4年完成,作品表現逾千種色彩,是第一幅運用古老緙絲技藝表現當代油畫的大型緙絲藝術品。圖/李定遠提供

 今年是龍年,民間盛傳龍年行大運。若在龍年能得皇袍加身,勢必更能增添帝王之貴氣;祈求生意興隆,鴻圖大展之商業精英也必將在龍年求得一件皇帝龍袍以增添紫氣東來財源滾滾之事。古代皇帝龍袍皆為緙絲所做,緙絲工藝僅只流傳在皇室御用,今有皇室緙絲傳人曹美姐精緻緙絲工藝,攜其仿製明皇帝龍袍三款及珍貴之明代古董緙絲唐卡一件,清代古董緙絲三星頌宴圖一件,來台展出。

 2009年9月30日,聯合國教科文將「緙絲織造技藝」作為「中國蠶桑絲織技藝」的重要組成部分,列入第4批世界「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名錄」。緙絲,是中國最傳統的一種絲織工藝,其技術特點並不在於它的平紋組織,而是以「通經斷緯」為基本技法,即以本色絲作經,各色彩絲作緯,根據紋樣的輪廓或色彩的變化採用不斷換梭和局部回緯的方法織製圖案。緙絲畫面的構成全賴緯線的變化,織出的圖案正反兩面皆同,由於不同顏色緯線所織成的圖形彼此不相關聯,因此會在圖案形狀周圍留下鋸齒狀的空隙。

 緙絲古有「織中之聖」之稱,是中國絲綢工藝品中的精華,具備了藝術和工藝的雙重價值。它不但可以用作鑒賞收藏,實用性也非常強,由於緙絲使用特殊的工藝製成,它還可以用來製作成服飾、手卷等製品。緙絲的強度遠遠高於任何的絲綢類工藝品,禁得起摸、擦、揉、捏、洗,歷代存留至今的絲綢藝術品,屬緙絲保存的最為完好,故又稱「千年不壞的藝術織品」。

 「緙絲」早存在於漢魏之間,宋元以來一直是皇家御用織物之一。緙絲不同於刺繡和織錦,至今仍享有「一寸緙絲一寸金」的盛名。緙絲的織造技法有「結」、「摜」、「勾」、「戧」、「搭梭」、「繞」、「子母經」、「絞花線」等數十種之多,依畫稿圖案靈活運用各種技術,細微處用針穿綴,有時還須用筆點染、補色,變化出各式優美作品,創造緙絲工藝的非凡成就。

 台灣故宮博物院收藏緙絲作品以宋代緙絲最具代表性,題材以花鳥為主,不論構圖、設色、表現手法,均與宋代繪畫中的寫生小品對照,有異曲同工之妙。過去緙絲鮮少展出,故宮曾特闢專室,以宋代緙絲單獨作為展覽主題,呈現我國緙絲藝術的卓越造詣。

 緙絲工藝在唐代隨著遣唐使和各國的留學人士傳播到世界各地,今天在日本經常看到百姓將緙絲作為日本最貴重的面料用來製作腰帶、和服和日本僧人的袈裟。北宋晚期,因受皇帝的趣味和宮廷院畫的影響,緙絲從實用和較單純的裝飾,轉向層次較高的欣賞性藝術品的製作。

 元明時期在緙織工藝上的創新較少,但色線的配製卻別具匠心,一反南宋時期的細膩柔美,加上元代統治者對華貴黃金的崇尚,織品「無不以金彩相尚」,緙織的金線分赤圓金和淡圓金兩種,又以圓金線緙織居多,工藝精細。

 元代緙絲出土的傳世品有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的緙絲《八仙圖軸》《東方朔偷桃圖》、遼寧省博物館收藏的緙絲《牡丹團扇》、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嘛噶喇佛像》、《崔白杏林春燕圖》以及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收藏的《曼荼羅唐卡》等,它們代表了元代緙絲工藝的發展水準。

 隨著明朝經濟的繁榮期到來,緙絲以特製皇室龍袍、鳳袍凸顯華麗莊重!緙絲工藝再次受到宮廷的青睞,宮廷為此設立各處織造府,以滿足皇室所需;儘管有別於宋代的唯美型純藝術性,但氣勢和工藝精美度卻更勝一籌。(本文由中國緙絲文化創意產業總策畫李定遠提供,電話:0972324873)